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斩碎诸天 > 第70章最爱你看我不顺偏拿我没辙的嘴脸
听书 - 斩碎诸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70章最爱你看我不顺偏拿我没辙的嘴脸

斩碎诸天 | 作者:白翼龙| 2021-02-21 10:4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京剧的出现,极大的刺激了大明的文化事业。

脍炙人口的唱腔,随着往来南海的商队,迅速向中原传播扩散。

朱厚照君臣一行在南海巡游的几天里,就不止一次看到特意乘船来到南海学习京剧的小团体。有的是地方豪门家养的戏班子,也有走江湖卖艺的剧团,更多的,则是各地教坊司组织的“学员”。

而南海这边也是来者不拒,只要是有志求学的,统一招待,统一安排。

甚至特意开设了个戏曲培训学院,根据学员素质,经过筛选后,分速成班、进修班、基础班等等形式。甚至遇到有个别天赋好的,直接就花大价钱挖人,搞的那些班主、戏头喜忧参半,爱恨纠缠。

喜的是自己的眼光被承认,忧的是没了这些好苗子,回去怎么办?

爱的是国师府给的高价,恨的是国师府仗着权势钱财,竟然不给人一点回绝的机会!

因为这个事,还滋生出一个专门的中介行业来。

他们特意在中原各地教坊司去采买那些瞧着有些天赋的小孩子,只要送来南海,能被戏曲学院瞧上的,个顶个的能卖上好价钱。就算瞧不上,只要人到了南海,这边至少也会翻倍给价,绝对不会让他们跑腿的吃亏。

价钱给的高了,免不了就有人生出歪心思来。

不过想拿那点小聪明在南海厮混,结果往往不会好。

有几个家伙,不知吃了什么蒙了心,竟然在中原拐卖良家幼童想来南海赚钱。结果被当场识破,连人带船赔个底掉。赚不到钱不说,还得被发回原籍游街示众,最后再送去矿山劳改,这辈子出来的机会怕是不大了。

小朱同学一行对这种事免不了打破砂锅问到底,尤其是队伍里有个杨廷和这种专门憋着找茬的。

在南海,打探消息也很容易,因为所有事都是敞开了,光明正大的在搞。

随便找个馆子,几杯酒落肚,想问啥都能问到,甚至还有专门负责解释这些业务的专员。

“南海这样大肆买卖人口,中原地方官府都不敢管的么?”

“这位客人是头回来南海吧?你是不晓得那些官老爷的心思,若你真做到那个位子上,怕是也和他们一样,巴不得哩!”

“这话又是如何说起?”

“历来这教坊司、人牙子行,那都是污秽腌臜之所,其中那些不忍言之事,那是数不胜数。不管是何等样由头、出身,但凡只要落到那一步田地,十个里,总有三四个挺不过三个月,这活下来的七个,又要经历各种磋磨、调|教,又得死上三四个。最终能活下来,且能挺过那段苦日子的,十人里,最多不过三四而已。

如今南海开了这口子,谁敢耐烦再去磋磨那些苦人儿?拉来南海就是钱呐!兼且国师爷爷还有一桩神通,无论是个甚子状况,只要送到锦衣卫衙门,或是运河码头上,这命就算是保住了!光是活命这一桩,那就是功德无量的事。”

杨廷和又犯酸了:“你们又如何知道,人到了南海,就一定能活到成年?将来又有出息?”

切!

旁人翻个白眼给他:“戏曲学院每周都有两天开放日,凡有寻亲、探望的,只要报个名就能进去亲眼瞧!不只能瞧娃子们上课学唱,还能跟着蹭新戏听。你要是能发现有哪个娃子受人磋磨,向学院保卫处告发,还能领一笔赏钱呐!”

杨师傅眉头青筋乱跳:“活下来如何?长大了不也照样是唱戏卖曲的下九流?!”

哇!

无数围观群众冲他比个大拇指,这位爷有种!

你发现了事情的真相,赶紧烧香祷告上苍,让玉帝爷爷收了国师那个妖孽吧。

轰!

众人大笑。

朱厚照有点不开心:“你们这样随意拿国师取笑,不怕被国师府问罪么?”

“什么呀!”热心群众解释:“你便是当面取笑国师,那也是哈哈一笑的事。国师爷爷那是什么人?活神仙!大伙说几句酸话、怪话,于国师有什么相干?南海人谁不晓得,国师曾亲口笑言,我便是喜欢看你们这瞧我不顺眼,偏拿我没办法的样子……”

又是轰堂大笑。

难怪南海人喜欢拿国师开玩笑,你越是犯酸,人家越拿你当笑话!

程敏政赶紧打圆场,把话题往回扯:“从教坊司、牙行发卖到南海,那不还是要为奴为婢?”

∈橐煌⒒埂R院笱剑闶乔迩灏装椎牧技易樱 br/>杨廷和凌乱了:“世间岂有这等好事?这学艺要几年?若是一世无成,岂不照样一生为奴!?”

“你想甚好事呐?”旁人鄙夷:“还想一世赖在学院?美不死你!”

“怎么?那学院反倒是什么好地方不成?”程敏政都意外:“自来学艺便没有不受苦的,如何听你们这说法,反倒学院竟是好去处?”

“那学院里过的是甚日子?吃穿用度,哪一样不是世间顶顶好?说句僭越的话,那真是堪比皇宫内苑的蜜罐子!你学上三五年,若还没有长进,便是天赋不好,学院自然会劝你改行,那时节,直接就赠你文书,就近安置了。岂会让你赖在学院一辈子?”

“他这学院才办了几日?你如何晓得学成之后的事?”

“哈哈……最喜欢看你们中原人,这种没见识的念头。”

这人还没继续,就被身后酒保兜头一巴掌:“说事便说事,胡沁个甚!这南海几十万百姓,哪个不是中原来的?才扔了几天打狗棒,就敢下看讨饭的?”

杨廷和更气了,感觉有被冒犯到,你这还不如不解释!你才是讨饭的,你全家都是讨饭的!

他算是瞧出来了,这南海人,最是喜欢用这种小把戏,来回显摆自己比中原人日子过的好!

子曰,莫生气!

那酒保接过话茬:“冒犯了冒犯了!今天诸位的洒菜,小店请了!算是替那憨货给诸位赔个不是。诸位都是贵客,莫要和咱们一般见识。”

嘿!

朱厚照眼神发亮:“我们这两桌酒菜,怎么着也得三五两银子吧?你这说免就免,店家岂不要蚀本?你一个小二,便能做主?”

被打那人又憋不住了:“这店便是他自家的,你道他做不做得了主?!你当他缺心眼?那货粘上毛,比猴都精!你以为他免了酒菜钱会蚀本?那是你不晓得咱南海的规矩!但凡有你们这中原来的生客,本地店家免费招待过,国师府那边总有好处回赠。要不然,凭他一个只会卖嘴的货,如何捞得到这靠港的旺铺?!”

酒保乐的合不上嘴:“酸!接着酸。最爱瞧你这看我不顺,偏拿我没辙的嘴脸!哈哈,当初叫你随我一起做宣导,你非瞧不起卖嘴……”

一群酒客顿时起哄,调笑起来。话题迅速歪楼,转向了南海新增的无数古怪行当。

胡扯一阵,众人一致认为。还是国师爷爷高明,无论你有什么特长,在南海,总有用武之地,总能换成立身之本!

好不容易等这帮人缓下来,杨廷和心里那股气还没消。

“你们还没说,如何便能晓得那学院将来,真会放人?”

酒保笑道:“何须将来?学院开办不过年余,已有两批速成班学员毕业。那可都是早先便唱曲演戏的,听说,还有昔日秦淮河上花魁娘子哩!”

“花魁娘子算得了什么?”旁边有人摆出内行架势:“唱戏这行当,出挑的,当然还得属那些梨园行首!鼎鼎大名的黄梅戏大家蒙七娘子,如今也改了行在学院学京剧。那可是红了二十年的名角!”

这一下,话题直接转向京剧方面,众人争执到底是哪位先生的诸葛亮演的好,为此不惜赌咒起誓……

得嘞,瞧这架势,话题一时半会转不回来了。

撤吧!

刚要走人,一位腰间扎着白皮带,袖口系着红圈的制服男子匆匆进门:“老苗!上边通知,明天下午两点,有台风过境!你这边留个神,中午早点打烊,盯着点街面啊,可别闹出笑话来。”

酒保打扮的老板顺手摆出个大陶碗,斟了一碗凉茶递过去:“几级风?”

制服男接过碗:“九级!”仰头叽咕叽咕灌进肚:“走了,还有半条街要喊呢,千万盯着那些外地客人啊,谁家再出上回那飞龙在天的洋象,我让他扫一个月大街!”

“得嘞!你且放宽了心吧,九级风又不大……”

制服男翻个白眼,长呼一口气,明显是有长篇大论的架势。

酒保赶紧举手投降:“瞧我这嘴,我懂我懂,您瞧好吧,明个我中午一准早早关门,就坐在避风亭里盯着!”

制服男伸指虚点两下,扭头就走。

众人又炸了营,明天下午刮台风,那些近海船今天明天肯定得赶回来呀,又是大酬宾的机会!

朱厚照等人又发现了新情况,国师府竟然能预测台风,而且还精准到时辰!

真的假的呀?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