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玉玺记石头与水 > 二十章
听书 - 玉玺记石头与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二十章

玉玺记石头与水 | 作者:石头与水| 2020-01-15 01:0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雪白的纸笺铺开,醮满墨汁的柔韧笔尖灵活跳跃,李玉华迅速写好一行字,放在手畔晾干。这是裁好的雪浪素笺,大小直接放进信封里恰好。

待把素笺封好,李玉华看一回盒子里的彩色泥人,将盖子封好,交给云雁说,“我同老太太说过了,要给蓝姑娘送一份,你过去吧。同蓝姑娘说,这是我昨儿出去逛晚市瞧见的,觉着挺有趣,送给她玩儿的。东西粗陋些,也是我的心。”

云雁抱着盒子拿好素笺去了,李玉华又指着其他两份对云雀道,“这两样是给二妹妹三妹妹的,云雀你跑一趟。”

云雀刚走不久,郑嬷嬷过来请李玉华到老太太那里去,说是内务司来人给李玉华请安。

李玉华对镜理一理仪容,便撑着伞随郑嬷嬷去了。

李玉华知自己相貌不算出众,以前在老家没相中的男人,她也不怎么在乎,现在有心仪的三殿下,所以现在十分爱美。因着皮肤有些黑,只要是白天,李玉华出门就要撑伞的。

寿德院的正房厅中坐着两个青色绸裙的嬷嬷,许老太太许太太婆媳在陪着说话,李玉华已经同孙嬷嬷学过宫中女官品阶,看这两个嬷嬷打扮,似是七品女官。见李玉华进来,两人同时起身见礼,两个一个姓王一个姓李,是内务司尚服局的司衣。奉总管之命来给三皇子妃请安。

“不必多礼,请坐下说话。”李玉华过去与许老太太同坐,“如今大热的天,还要劳你们跑这一趟。祖母这里有新鲜的水果,不妨尝一尝,也消消暑。”

李玉华带着些亲近,却也不卑不亢。许老太太很满意李玉华接人待物的态度,对下不傲倨,对上不卑微,让许老太太说,这就是大家闺秀。

侍女捧上北疆蜜瓜,两人谢过赏,一人拿一片吃。待吃罢蜜瓜,王司衣道,“大礼服已是得了,这次过来一则是给姑娘请安,二则也是看看姑娘身量,回去我们略改一改肥瘦大小就好了。”

“有劳你们费心。”

李玉华第一次见内务司的人,王司衣李司衣也是第一次见这位传闻中的三皇子妃,帝都关于三皇子妃的流言很多。最响亮的就是不论慈恩宫还是三殿下,对这位许大姑娘都非常满意,尤其是三殿下,更是听说隔三差五的就要出宫来看许姑娘。

更有传言许姑娘天姿国色……呃……

不过,李玉华一举一动都暗合宫中法度,太后心爱的孙嬷嬷被派来教导李玉华,这件事于内务司人尽皆知。二人愈发恭敬,陪着说了不少话,方告辞去了。

待二人走后,李玉华不解的说,“她们是来量尺寸改礼服大小的,我看也并没有量。”

许老太太笑道,“她们多少年的老嬷嬷了,那眼睛比尺子都准,看一眼就知道该做何等大小了。”

“这还真厉害。”

“能在宫里争出头的,哪个不厉害。”

许太太从袖管里拿出几张单子奉给许老太太,“我过来原是想请老太太看看,这是给玉华预备的嫁妆单子,您瞧瞧,可还有哪里要添补的,咱们再添上。正好玉华也过来了,一起看看,这是你的嫁妆,你看看还有什么喜欢的,都一起添上。”

“对对,你也看看。”许老太太让李玉华一起来。

李玉华摆摆手,“我不大懂这个,家里给我预备的自然是好的。这会儿已是超了嬷嬷每天讲《禁宫律》的时间,我先去了。”起身回了跨院。

许老太太笑,“咱们先瞧着,待理好了再跟玉华说说是一样的。”

许太太自然称是。

许老太太看的仔细,因这亲事有些亏心,难得李玉华运道非常能与三皇子投缘,许老太太许箴都想在嫁妆上补偿李玉华一些。见这上面还有许太太的田产,许老太太道,“这是你的嫁妆,以后该留给阿拙阿诫惠然婉然的。”

“老太太这就外道了,以前我和李姐姐也十分要好,知道李姐姐的事,我心里又是内疚又是自责,想也是咱家待人太厚,没留心那等刁奴,让李姐姐和玉华吃了这许多年的苦,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老太太千万别推却,不然就是怪我了。”许太太说的恳切。

许老太太道,“你别多心,你岂是那样的人,无非就是刁奴欺主罢了。”倒没再提让许太太把陪嫁田产收回去的话。

这份嫁妆单子十分用心了,许老太太也没哪里可挑剔的,许老太太道,“挺齐全,我瞧着无需再添减,待阿箴回来再让他看看。”把嫁妆单子留手边儿了。

许太太笑应,她有些犹豫的开口,“刚我过来老太太这里,见云雁和李春家的出去,说是往蓝公府给蓝姑娘送东西。”

“昨儿三殿下给玉华买了一车东西,她们小女孩儿家,彼此间送个花儿啊朵的,权作来往了。”许老太太笑,“以后也是要跟蓝姑娘做妯娌的,现在能交好是好事。”

许太太有些忧虑,“其实太子妃也很想同玉华交好。”

许老太太此方意识到,云雁出门带的是一份礼物,也只说往蓝公府走一趟。许老太太想了想,“兴许是玉华疏忽了。”

“倘是疏忽还好,我就担心玉华同太子妃生出嫌隙。”许太太手指搭在茶盏上,却始终没有端起来喝一口,她轻轻的叹口气,“自从册立东宫以来,三殿下对东宫一直很冷淡,对皇后娘娘也不似以往尊敬。难得玉华同三殿下投缘,倘她能规劝三殿下一二,使兄弟和好,岂不好呢。我这也不是为了旁人,一则彼此面儿上好看,二则咱们私心说,同储君交好有什么不好呢?”

“你这话在理啊。”许老太太道,“兴许她小孩子家,一时想不到这些,我细与她说一说。”

云雁去了约一个时辰,回来时带了蓝姑娘给自家姑娘的宫花。

云雀递盏茶给她,两人在隔间说话,“姑娘还在念书哪?”

“你刚走,内务司的嬷嬷就来给姑娘请安,姑娘陪着说了会儿话。”

“那待中午再回姑娘吧,别扰了姑娘念书。”云雁说。

云雀也是这个意思,李玉华念书极用心,不喜人打扰。云雁云雀在她身边,都知她这规矩,二人小声说会儿话,也练了会儿规矩,她二人是要陪嫁的,自然也要把规矩练好,不能扯自家姑娘后腿。

待中午李玉华合上书册,云雀奉茶给孙嬷嬷,云雁奉茶给姑娘,一五一十禀了去蓝家的事,“奴婢回来见姑娘在同嬷嬷念书,没敢打扰。蓝姑娘见着姑娘送她的泥人,说很喜欢。这是蓝姑娘让我带给姑娘的,是南边儿的新式绒花,请姑娘别嫌弃,打发人也是好的。”说着捧上绒花匣子给李玉华看。

“蓝姑娘可真客气,这样好的宫花,我自然是留着插戴。”李玉华见是一匣五彩纷呈的绒花,这花儿是蚕丝染色成绒,再经银丝勾调成型,精致的不得了,中间花蕊都是点的水晶珠。有乳□□花、大红牡丹、金色桂花、垂丝海棠,每样一对,共八枝。李玉华拿着瞧了一回,都很喜欢,便让云雁收起来,想明天就插戴头上。

午饭后,许太太先带着两个女儿告退,许老太太留李玉华说说话。

自立秋以来,天气越发飒爽,虽中午太阳依旧炎热,却也不是暑天那种似要将人晒化的炽热。何况,还有微风拂来,带了些院中草木的气息,非常舒服。

许老太太先问了蓝姑娘那里的事,李玉华手肘拄着一畔的扶手,略侧着身子看向许老太太,“蓝姐姐说很喜欢我送的泥人,她让云雁带了一匣子绒花给我,都很好看。”

“这就好,既是投缘,以后到宫里妯娌间也好来往。”许老太太笑,“只是我得提醒你一句,这回你、蓝姑娘、还有陆家姑娘是同一天大婚,同一天进门,以后都是妯娌。陆姑娘嫁的是大皇子,也就是当今太子,以后是要做太子妃的。虽说三皇子与太子现在有些嫌隙,可咱们说句心里话,太子毕竟是储君,能与太子系交好,于三皇子也有好处,是不是?”

李玉华眼珠一转就知许老太太的意思了,她道,“早上我也寻思好久,才没让云雁给陆姑娘送。三殿下同我明明白白的说过,他不喜欢凤仪宫和东宫,对陆家更是敬而远之,让我也不要与他们来往。”

许老太太震惊的都不晓得接下来说什么了,她的思路完全断了。嘎巴下嘴,许老太太方道,“三殿下什么时候同你说的这话?”

“就是上次逛晚市说的,他可讨厌凤仪宫了,不让我跟陆家来往。”

许老太太长叹一声,“三殿下,哎,三殿下这是,哎……”过一时,许老太太抬起搭拉的眼皮问李玉华,“那你的意思呢?”

“您也知道,我虽与三殿下合得来,可我们认识的时间还短,现在无非略算投缘。待我们相处时间长了,能劝的时候我自然会劝。可眼下不行,我与三殿下的情分更要紧。祖母说,是不是这个理?”

“你说的对。”许老太太略一寻思道,“先说你与三殿下,再说其他。”

然后,李玉华以相同的理由拒绝了许太太的陪嫁田产,三殿下不喜欢,对姓陆的十分抵触,别招三殿下不高兴。

至于三殿下……

三殿下早上到慈恩宫请安,蓝太后看他一身宝蓝常服有些眼生,说,“这不是宫里的针线,哪儿来的?”

“宫里衣裳不是刺绣就是镶边,出门太着眼了。这是玉华妹妹给我做的,我出宫时穿。”穆安之掸掸下摆。

蓝太后细瞧了一回,“这料子倒不错,针线在闺秀里也是好的。你这又要去找许姑娘?”

“去瞧瞧她。”

蓝太后笑道,“内务司那里已经准备妥当,一应聘礼,皇子妃的大礼服、金册都备好了。明天就是吉日,给皇子岳家送过去。”

“现在才准备好?磨磨唧唧的我以为是内库没钱,打算赖了聘礼,让我们空手套媳妇哪。”穆安之撇下嘴。

凤阳长公主忍俊不禁,“要是一位皇子成亲,内务司预备东西也快的。谁晓得你们三个一天大婚,内务司这些天忙的脚不沾地。”

“谁愿意同一天大婚,也不知钦天监会不会算,竟然算同一天。我这辈子也就成一次亲,排东宫后头还有人看我们?”三皇子拿块一口酥,一口吃掉,“姑妈你陪祖母说说话。”拍拍手起身往外走。

蓝太后直叹气,“这眼瞅就大婚了,也不知着什么急。”

穆安之摆摆手,溜达到外间让周绍去寿膳房给他装两匣好果子,他一并带着去。凤阳长公主忍笑问母亲,“安之待许姑娘还真上心。”

“隔三差五的就要去,一直到晚上老晚才回来。”蓝太后笑着抱怨。

穆安之带着点心,接李玉华到他的小院里,俩人清清静静的说话。李玉华和穆安之说了给蓝姑娘送礼物没给陆姑娘送的事,还有她拒绝陆氏陪嫁田产做嫁妆的事,穆安之夸玉华妹妹,“干的好!少跟陆家来往,尤其是陆太子妃,那是天字号第一贱.人!”

“这么讨厌!”

“能跟嘉祥不相上下的,就是她的。”

“嘉祥是谁?”

“陆氏生的公主。”

“我记得,上回我到慈恩宫,有个少女模样的人轻轻哼了好几次,很瞧不起我的样子,应该就是她吧”

“肯定是她。我都怀疑她投胎时忘了带脑子,老穆家开朝百年,没见过这么没脑子的。”穆安之教李玉华,“她再哼你,你就问她是不是嗓子有问题,要不要让御医给她开两剂治嗓子的汤药。”

把李玉华逗的哈哈直笑。

穆安之笑着逗给她一碗红豆糖水,李玉华就着穆安之的手喝一口,舔舔嘴角,“我有正经事跟你商量。”

“什么事。”午后阳光透过梧桐树的叶子洒下星星点点,穆安之看一眼李玉华湿润桃花一样的唇角。

“三哥你帮我打听一下太后娘娘和陛下鞋子的尺寸吧。”

“打听那个做甚?”

“新媳妇进门,都要奉上给长辈做的针线的。”

“宫里不用做。”

“我们村都要做的,你帮我问问吧。”

“要做就做皇祖母的就成,陛下那里不用。”穆安之撇下嘴角。

李玉华看他撇嘴就知与陛下关系平平,便说,“那就帮我问问太后娘娘鞋子的尺寸。”

“知道了,嗦。”

“明天就问。”

“好好。”

至于皇帝陛下鞋子的尺寸,李玉华根本不必麻烦旁人,请孙嬷嬷回一趟宫就知道了。李玉华说,“我不比帝都的闺秀们灵巧有见识,这是我老家的规矩,听说帝都寻常人家新妇也要给婆家长辈做针线的。宫里虽有的是针线上的宫人使唤,自家人做的怎么一样呢?勿必劳动嬷嬷走一趟,一则代我给太后娘娘请安,二则就是请嬷嬷帮我跟太后娘娘打听则个。”

孙嬷嬷笑,“姑娘一番孝心,奴婢明天就回宫。”

“哪里就这么急了,我给太后娘娘做的里衣就差几针了,待里衣做好,嬷嬷一起帮我捎回去。”

“是。”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