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影帝只是我粉丝 > 第二十五章:差点摊牌!
听书 - 影帝只是我粉丝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二十五章:差点摊牌!

影帝只是我粉丝 | 作者:只一言| 2020-05-21 21:37 | TXT下载 | ZIP下载

    虽说之前和易言是竞争对手,但是此时此刻的曾武,看起来也没有那么讨厌了,反而是那么的高大伟岸。

    他继续说道:“我曾武行的端,做得正,我的演技不如易言,不如就是不如,我承认在之前的拍戏过程中,我用了作弊的手法。”

    谢图南立马堵住曾武的嘴巴,“曾武!你是不是疯了?”

    曾武转头看向谢图南,“不!谢老师,我没有疯,疯的人是你!”

    “曾武,你不要给脸不要脸!”谢图南大喝道。

    曾武冷笑一声,“哼,我给脸不要脸还是你给脸不要脸。”曾武的食指“唰”的一下指向了谢图南的鼻尖。

    谢图南眼神慌张,向后退去几步,“砰——”的一声装在了桌角上,疼的嘴角微微抽搐,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坐在桌子旁边的几位导演立马起身,叶飞将谢图南轻轻的扶了一下,他明显感觉到谢图南的身子这时候是软的,并且有些微微发抖。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做了亏心事,不敲门都怕!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了谢图南。

    陈导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曾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柳茂凡也眉头轻轻凝住,看着曾武,“曾武,你不用怕,你大胆的说出来,有我在,没人敢把你怎么样。”

    曾武轻轻吞了一口口水,点了点头。

    谢图南整理了一下情绪,慢慢起身,装作一副无所谓也无所畏惧的样子,这样子,倒像是平时潇洒的易言。

    演员不愧是演员!能做到主演的位置,也是有几把刷子的,这幅表情装的就像真的一样。

    装无辜?

    只见他双手一摊,耸耸肩膀,“没关系,你说,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污蔑我的!没做过的事情就是没做过!”

    曾武盯着谢图南,“谢老师,我说你做了什么事情吗?”

    这......

    谢图南简直就是不打自招。

    曾武继续说道:“谢老师为了保住自己在剧组的地位,为了防止易言在剧组的地位超过他,雇佣了我过来为他做替身。

    在我比赛之前,谢老师让自己的化妆师为我过妆,所以我看起来才这么像他。”

    说罢了之后,曾武双手在脸上抹了抹,逐渐白皙的皮肤变得暗黄,和谢图南的长相完全不像!

    几位裁判导演说道:“这么看来,这条戏最终还是易言赢了。”

    陈导看着曾武有些躲闪的眼神,暗想这件事情一定不会就这么简单,皱眉道:“如果单单是为你化了妆,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曾武眼神飘忽的更厉害了,显然,是被陈导一语中的。

    柳茂凡也说道:“你放心,有什么事情有我在,所有人都不敢乱来。”

    曾武这才放心了,继续说道:“其实我没什么演技,在昨天晚上的时候,谢图南为了挤掉易言,为了让我取胜,给我注射了不知道什么激素,我现在有点担心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柳茂凡沉思良久后说道:“等等!你刚才说谢图南要你做他的替身,那么他为什么这么做,这对他来说似乎是没有好处的。”

    谢图南也附和说道:“曾武,你怕是想太多了,我完全可以让易言为我做替身,为什么还选择你,你的演技本来也不如他!”

    “你闭嘴!”柳茂凡的一声呵斥,谢图南不敢说半个字。

    陈导说道:“这么说,谢老师是承认易言演技高超,这次比赛是易言胜利了吗?”

    谢图南忽然发现自己说错了话,眼神躲闪。

    曾武指着谢图南说道:“之前我也想不通,后来,看到了易言的表演我才想明白,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就是你发现了易言的身份!”

    “轰——”

    这句话在常人看来,没有什么。但是在易言的耳中确实一件爆炸性新闻。

    什么?他知道我的身份?他是怎么知道的?

    如果这时候曾武说出我就是那个顾临潇,后面调查我还怎么做?难道......难道这件演出事故就会这么草草结束了?

    易言笑了一下,“曾武兄弟,我想肯定是你误会谢老师了,我就是易言,我哪里有什么身份?”

    众人看着易言为谢图南解释,心中纷纷暗想:“易言竟然为自己的死对头解释,这种胸怀该是有多么宽广?!”

    曾武说道:“易老师,您不用再说了,我看到你的表演手法,我就已经知道了。”

    陈导疑问道:“曾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曾武说道:“陈导,现在剧组里传的沸沸扬扬的事情,您不会不知道吧?”

    陈导哼唧一声,没有说话,显然他是知道的。

    曾武继续说道:“就连我这个不是您剧组的人都知道,您招易言来,就是为了换掉谢图南的,剧组的人都在说,第一场戏的时候您就说过,恐怕谢图南的演技是不如易言的。”

    陈导慌忙解释道:“我可没说。”

    “您是没有说,可是您没有说完的半句话就是这个意思。”

    有时候传言就是这样,陈导明明只是对谢图南在前天的时候说了句:“恐怕谢老师......”

    结果却变成了这种味道。

    这时候,易言算是放下了心,本以为自己就要摊牌了,没想到不用摊牌,真好!

    曾武继续说道:“当然,谢老师还有第二点,那就是怕易言取代他,所以想方设法的将易言挤走。”

    柳茂凡轻轻点了点头,剧组的这些勾心斗角,他是知道的,“可是......为什么你选择这时候说出来?这时候说出来,对你好像没有任何好处,对吗?”

    逐渐,曾武的眼神中有些难过,“我承认,这份工作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我家里有年迈的母亲已经到了皮肤癌晚期了,现在正在病床上接受治疗,急需一笔手术费,也急需一名好医生,所以,我特别特别想做谢老师的替身,但是,我不能用这种作弊的手段当替身。

    曾武越说越难过,逐渐的眼泪哗哗地留了下来。

    有些淡定的说道:“我之所以帮谢老师是因为我们两个人之前达成了协议,谢老师也帮我做一件事情。可是现在......!”

    当曾武说道“可是现在”几个字的时候语气忽然加重,手指指着谢图南,眼神中恨意十足!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