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我在大明割韭菜 > 第10章给朕用刑
听书 - 我在大明割韭菜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0章给朕用刑

我在大明割韭菜 | 作者:唐晓非| 2020-08-04 00:0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崇祯抱着周婉言睡着了,这一脚都是睡得很香。

结果丫的大臣们在外面等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崇祯洗漱好后,与周婉言一起吃了早餐。

崇祯道:“婉言,你父亲……你要不要去看看?”

“夫君,妾身现在去看,不合规矩。”

“好,朕现在先去,到时候无论是什么结果,朕都会跟你说。”

周婉言点了点头,但她那双明亮的眸子里,明显闪过一丝悲伤。

崇祯心头一紧,睡了人家,又套路人家,是不是不太好?

不过这个念头转眼就被打消了。

有些事,不要多想,成大事者,大局为重。

宫女和太监们给崇祯更完衣,崇祯便大步走出乾清宫,走之前,还在周婉言的额头上轻轻轻吻了一下。

周婉言脸又红了,心里想着夫君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温柔了?

崇祯一路从北门出了紫禁城,到了东厂衙门。

永康侯徐锡登、镇远侯顾肇迹和周奎此时都在东厂衙门。

见皇帝来了,所有人全部跪拜:“参见天子!”

崇祯走得飞快:“都起来吧。”

曹化淳连忙出来迎接圣驾。

“人呢?”

“回禀陛下,都在里面。”

在曹化淳的带路下,崇祯进了东厂的监狱。

见到皇帝来了,永康侯徐锡登、镇远侯顾肇迹几乎是爬到铁栏前的。

“陛下!臣是冤枉的,陛下,臣是冤枉的!”

周围的人立刻给崇祯搬了椅子,准备好了火炉,桌子和茶。

永康侯徐锡登、镇远侯顾肇迹和周奎都被拖出来,跪在崇祯面前。

周奎道:“陛下,臣是您的岳丈,臣怎么会做出那等大逆不道的事呢!”

呵呵,你可不是我的岳父,你是崇祯皇帝的,跟我没关系,虽然现在我占据了崇祯皇帝的身体。

崇祯冷笑道:“国丈,你还知道你是朕的岳父。”

“陛下,这是奸人要害臣啊,陛下千万不要中计。”

“看来你们对国丈太客气了,国丈不愿意说实话啊。”崇祯微笑地看着曹化淳,后者微微一怔。

他昨晚确实将周奎抓来了,但哪里敢用刑啊,毕竟周奎是皇帝的岳父,皇后的亲生父亲,就算现在犯了大罪,那也不是自己想动刑就动刑的。

这一点尝试曹化淳还是知道的。

但现在听皇帝这意思,似乎是要动刑啊。

“皇爷,奴婢……”

崇祯抬起手,喝了一口茶,看着曹化淳,淡淡道:“这里没有国丈,也没有侯爷,只有卖国的汉奸,知道吗?”

皇帝的语气很清淡,却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气势。

“奴婢知道了!”

曹化淳心头一沉,连忙给周围的人使眼色:“动刑!”

“是!”

“陛下!臣冤枉啊!陛下!”三人一听说要用刑,连忙用脑袋撞地,喊得是撕心裂肺。

周奎是平民出身,吃过苦,还好说,另外两位侯爷可都是从小养尊处优的,皮肤是半点太阳都晒不得,娇贵都很咧。

结果丫的被东厂的人像小鸡仔一样掐起来了,往木桩上一绑,不管三七二十一,提着鞭子就开始抽。

这每一鞭子下去,都能把皮肉抽出一条长长的血痕来。

三个人那叫的叫一个惨啊,嘴巴都张得大大的,好像紫薇被容嬷嬷扎了一样。

“陛下,臣……”

“陛下,臣说……”

永康侯徐锡登、镇远侯顾肇迹两人已经绝望了,他们哪曾想丫的皇帝连自己的岳父都抽,这谁扛得住啊,根本没有谈话的余地。

周奎更绝望了,他哪曾想自己这个女婿这么狠,晚上把自己扔进东厂监狱,第二天就开打。

而且这家伙坐在旁边一边喝茶,一边看着自己被打。

崇祯见打得那鲜血叫一个直飞,眼看打得差不多了,道:“停。”

这茶确实好喝,不愧是宫廷御用,比后世那些茶都好喝。

崇祯放下茶杯,语气依然很平淡:×br/>

而且毛文龙那个土匪天天在奏疏里说他没有粮食了,却在偷偷交易。

“是苏州的商人,是苏州的项家,项问天,他是苏州的粮商。”

这下就说得通了。

大明现在北方穷得一逼,陕西都开始人吃人了,而东南一带却富得流油,粮食吃不完都直接倒掉的。

崇祯看着永康侯徐锡登、镇远侯顾肇迹,问道:“你们呢?”

“臣……臣都是,都是成国公一手安排的,臣等都是听成国公的话……陛下饶命……”

成国公朱纯臣,靖难名将朱能的后人。

两百多年了,朱能当初得的爵位,还能传到现在。

这也是大明朝的一个特色啊!

朝廷养了一群废物宗室,和一群废物勋贵!

不但不干活,还占有了大明绝大部分资源。

“粮食哪里来的?”

顾肇迹结结巴巴道:“是是……是地里的……”

“朕当然知道是从地里长出来的,朕问的是,粮食从哪里弄来的?”

“是咱们田里,还有成国公田里。”

“你们田里,多少田?”

顾肇迹老实交代道:“臣有五千亩。”

永康侯徐锡登交代道:“臣有六千亩。”

“成国公呢?”

“他……”

崇祯的脸色已经阴沉下来了。

顾肇迹道:“他有两万亩!”

崇祯霍然而起,直接将茶杯砸碎在地上:“哪里来的这么多田?”

两人沉默。

“说!不说朕现在就砍了你们!”

顾肇迹道:“都是以前军户的田,勋贵们的田都不少,臣的还算是少的!”

军户就是开国之初,朱元璋搞的卫所制,他们世代为军,要屯田。

只是军户的赋税比一般的田还要高那么一点,许多军官又用自己手里的权力把军户的田给并过来了,就造成了大量军户逃亡。

卫所制在明末基本已经废掉了。

不少勋贵都在五军都督府里任职,除了京师以外的,卫所就是五军都督府管的,这些勋贵想要从军户手里强行并田,实在太简单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