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他是黑化万人迷 > 第49章 很快没事了
听书 - 他是黑化万人迷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49章 很快没事了

他是黑化万人迷 | 作者:Hains| 2021-02-23 20:3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景书:“……”

景书:“……不是,兄弟,你最近是不是看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了?”

怎么突然骚成这样了!?

付以挑眉,似笑非笑道:“姐姐不喜欢我这样么?”

景书:“……”岂止是不喜欢,那简直是被骚到没边了好吗?!

她求饶道:“我错了,我不该开你玩笑,我认输,你也别故意恶心我了,快拿着早饭上学去吧,别耽搁学习了孩子,走吧走吧赶紧走吧!”

景书挥手,心理暗道:妈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转过身,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看了看自己小烟盒,只剩最后一根了,她叹了口气,拿着打火机准备点燃。

结果刚碰到唇,就见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直接从她唇边将烟拿走了。

耳边还传来少年低沉的声音:“别老是抽烟了,对身体不好。”

景书白他一眼就要抢回来,骂道:“混小子还管得真宽,抽你烟了?毛病!”

岂料少年后退两步,躲过了她的手,看那神情是不打算换给她了。

景书无语:“喂,你以前都不管的,怎么突然跟小苏一样要管我抽烟了?”

付以理所当然道:“因为……我并不喜欢烟味。”

景书被气笑了:“臭小子,你他妈以为你寄在谁篱下呢?住我家还这么嚣张?几个妈呀这么飘的?!”

付以手顿了顿,忽然道:“……没有。”

“什么没有?”景书蹙眉道。

少年道:“没有妈妈。”

实验品都是孤儿。

从有意识开始,照顾管理他们的人都是实验室的监控者。

景书意识到一时嘴快说的貌似有点过分,她抿着唇,过了一会儿才道:“行了行了,不跟你闹了,烟还我你赶紧上学去吧,这时间小苏都到教室了。”

“不给。”付以道,他忽然眯起眼睛,红唇轻勾,幽幽道:“想要的话,姐姐自己来拿吧。”

说完,少年微微启唇,将烟头含在了嘴里,食指和中指轻轻捻着烟身,眯眼抬头看着景书,笑着道:“姐姐还要吗?”

景书:“……”

说真的,比脸皮厚,还真没人比得过景书。

她嗤笑一声,仿佛在嘲讽少年的无聊,随后伸出手,抢过烟,直接点燃抽了一口,对着略微怔住的少年挑眉笑着,然后指着自己的脸,得意洋洋地嘲讽他:“跟我玩呢?!知道你爹我什么段位吗?王者!脸皮界的王者!有谁能尬得过我!?”

付以:“……”

对于景书的话,实际上,他并没有听进去。

少年漆黑的眼瞳看着景书的唇,目光凝滞。

没有想到景书竟然真的敢抢过去。

付以愣住了。

眼前喋喋不休的人还在不断嘲讽他的不自量力,以为区区一根烟就能难倒她,可是少年却全然没有在意女孩在说什么。

景书的唇薄薄的,很粉嫩,她挺好看,虽然算不上什么绝世美人胚,但耐看又有着莫名的灵动俏皮在里面。

喉咙微微滚动。

付以看了半晌,忽然转过身走到桌子边拿起早餐,“我上学去了。这次就算了,下一次,我一定把你的烟都藏起来。”

景书满不在乎道:“就你?”

付以幽幽道:“姐姐可以试试。”

景书无语:“你这凭啥呀?瞧给你惯的。”

付以走到门口,听见这句话,直接回答道:“就凭我和你在一个户口本上,就凭我现在是你弟弟——”

他转过头,红唇勾起,白皙乖巧的小脸露出了一抹笑意,那笑容就像致命罂粟花一样给人带来惊心动魄的感觉:“唯一的弟弟。”

少年说完离开了。

脚步很快。

刚彻底走出小院以后,他嘴角的笑意才消失了。

垂眸,苍白的手伸出,轻轻点了点自己的唇。

明明没有什么,可是回忆起刚才景书毫无芥蒂地把烟抢过去之后,他却莫名有了种奇怪的感觉。

以前收养他的那对夫妻也不是没有故意触碰他使用过的东西,可是每次看见所谓的“爸爸妈妈”痴迷般地在亲吻舔舐他用的杯子时,男孩都会止不住地犯恶心。

他便开始用未被拆封过的纸杯,购买一次性毛巾和各种用品。

他讨厌用别人用过的物品,也厌恶别人碰他碰过的东西,只要看见,就会恶心。

但是,景书抽他抿过的烟时,少年却并没有恶心感。

而且……

眉头微蹙,付以捂着唇想。

——那算是间接接吻吗?

*

少年走后,景书还愣着。

“……”

说真的。

她真没想到付以骚起来会这么厉害,练过的?

小小年纪就这么妖,以后到底会把漂亮妹妹们给祸害成啥样啊?

想到自己喜欢的小姐姐们可能以后都看上这混小子,景书感觉嘴里的烟顿时就不香了。

她果断把烟掐灭,扔垃圾桶里去。

刚扔完,就听见警车从屋子远处的大路上疾驰而过。

方向是邻村,大概有人发现那位邻村大叔的尸体了,这才匆忙赶去。

最近烦心事颇多,麻烦接踵而至,景书瘫坐在沙发上,烦躁地望着天花板。

忽然,手机响了,她看了眼来电,是李大婶儿。

刚一接通便听见对面婶子如麻雀一样叽叽喳喳的声音:“景丫头啊小苏在你那儿没惹什么麻烦吧?”

“没有,”景书摇头:“乖着呢。”

李大婶儿道:“我就知道我孙子乖,我跟你说,小苏他爸爸终于醒了,现在恢复得还不错,过两天我也能回去了。”

“那就好,”景书道:“不过我前些日子看新闻,你们那儿医院不是爆炸了吗?我当时打了好些个电话都打不通,您跟您儿子都没事儿吧?”

“没事!”李大婶儿语气十分庆幸:“我给你说啊景丫头,我们在四楼,刚好是爆炸发生的第一地点,结果整层楼,就我们病房里仨人没事!”

不过庆幸完又十分的失落:“就是其他人……受伤的挺多的。”

景书知道是凌漆把人救了,她道:“你也别难过了婶子,你们没事就好了,先休息吧,你整天也忙,小苏我会照顾好的。”

“行嘞!交给你了景丫头。”李大婶儿说完就挂了电话。

景书伸了伸懒腰,瞅了眼外面的阳光,看着银行卡里仅剩的三千块钱,叹了口气,便背起箩筐去草地里割猪草了。

*

当警方赶到现场时,地上的男人正如报警人说的那样,以一种挣扎于地面的姿态死亡。

他的双眼圆瞪,眼白出布满了血丝,嘴巴大张,仿若缺氧一样,舌头伸出,正在不断地渴望着呼吸。

身上的衣服烂掉了,之前给张叔看过的伤口溃烂的不成样子,只是很奇怪,这次上面那些红色的凝胶状物质却不见了。

张叔道:“先把尸体送回去吧,弄到镇子的公安局去,请法医鉴定一下。”

这种离奇的死亡让张叔心头更沉重了几分。

忽的,他想起之前接到的隔壁镇子上警察的电话,本来也没多上心的,可是看见这惨烈的死相,张叔想了想,还是道:“去跟村里人都说说,天黑以后就不要出门了,村中这些日子也别上晚自习,让孩子们早点回家去。”

在抓到那匹所谓的」旱奶垡簦兜阑共淮恚庞美锤厦抛纳羯裘桥莸摹br/>屋子里三个人又聊了半天,等到日暮西沉之时,刘婶儿看了眼时间,已经六点了,这才起身道:“那我就和你钱阿姨走了啊。”

景书道:“好,我送您们出去。”

不过钱阿姨似乎停了停,看了眼墙上的挂钟,问道:“景丫头啊,你弟弟小以……什么时候才放学?”

景书道:“晚上十点呢,人要上晚自习的。问这做什么?”

钱阿姨僵硬地笑了笑,道:“我带的衣服,想看看他穿上合不合身,如果不合身……那不就白来一趟吗?”

景书听懂了,摆手道:“没事儿,到时候不合身我骑车给您送回去不就好了?”

听她这么说,老板娘发现自己好像也没有再要求留下的理由了。

她那张浓妆艳抹的脸上忽然变得有些古怪,瞳孔里一闪而过一道怨恨,随后转身踩着高跟鞋就要离开。

然而在院子门口的时候,刘婶儿忽然惊喜道:“哎呀小以小苏,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随后是楚小苏的声音:“学校忽然通知说不上晚自习了,我跟付以就先回来了额。”

听见这声音,还在屋内的老板娘立刻快步走到院子门口,她的神情变得兴奋起来,当看见门外那位穿着白净衣服令自己朝思暮想的少年时,她的眼瞳瞬间浮现出痴迷和喜欢。

“小以……”她喃喃道:“我好想你啊。”

付以看见她,顿时怔住了。

——服装店老板娘。

有些日子不见,他本以为能力的影响在逐渐消失,结果没想到,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更重了。

老板娘想要上前拥抱他,少年后退一步,拉过一边的楚小苏挡在自己面前,于是楚小苏被女人抱了个满怀!

“啊啊钱、钱阿姨,好久不见,您突然这么热情了啊!”楚小苏被抱得摸不着的头脑,尴尬地向后面出来的景书投去求救的目光。

景书道:“钱阿姨,天色也不早了,您先回吧,不然一会儿晚上了再回去不太安全。”

老板娘摇头,放开楚小苏,慢慢朝付以走去,如疯魔一般喃喃道:“不,我要小以,我给小以带了衣服呢,让我待在他身边好不好?”

付以漆黑的眼瞳闪过恶心和厌恶,他藏在袖中的刀子似乎也被颤抖的手带出,滑落至手心。

老板娘继续道:“小以,快、快进屋,脱下衣服,我买了新的,让我给你穿好吗?你穿上一定会很好看的。”

她说这话的瞳孔里只倒映着少年一个人带的身影,瞳孔里的迷恋和想要独占的欲望越来越重。

这情况看的刘婶儿都觉得不对劲了,她正要上前拉住老板娘时,景书已经一个健步上去一把拽住了女人的手腕,挡在她和付以的中间,隔断视线笑眯眯道:“哎呀试个衣服而已,还用得着您帮他吗?这都多大人了?又不是没手没脚。”

“钱阿姨,您看这马上天黑了,再不回去,万一碰上什么危险,那不就完了吗?这样,我送您回去,我送您,成吗?还省了车费了!”景书说着直接拉着女人的手,把人拉到了院子门口,不管她挣扎的动作,对楚小苏道:“去把我摩托车帮忙推出来。”

楚小苏点点头,很快将车推了出来。

刘婶儿站在付以身边,有点担忧的问:“小以啊,你跟钱阿姨……是不是有点什么别的关系啊?她现在看上去,好像……有点怪。”

付以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捏紧,声音低沉冰冷道:“没事,刘婶。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说话之际,景书已经将钱阿姨给强制性地压在了摩托车的后座上。

挣扎的女人忽然骂了起来,言语不堪入耳,就像一个精神病,这彻底吧刘婶看懵了,明明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景书见此解释道:“老板娘!我知道您思念您儿子,回头啊,您放心,我每天打电话轰炸您儿子,让他多陪您说说话成吗?!”

刘婶儿点头,原来是这样啊……是把小以当成儿子了吗?

当女人坐上摩托车的那一刻,她突然感觉自己的双腿似乎被什么东西束缚在了车子上,而双手也被前座看不见的线条给死死绑住了!

她奋力挣扎,却挣脱不开,只能破口大骂。

景书在下一秒点燃发动机,踩着摩托直接朝大路疾驰过去,并留下一句话——

“你们先把晚饭煮上!!”

楚小苏乖乖地回答道:“好的景书姐姐!”

摩托车越行越远,楚小苏问刘婶儿:“婶婶留下来吃饭吗?”

刘婶儿摇头:“不了,我得回去了,今天出来一天,也不知道院子里的狗狗你张叔他有没有喂。”

她说完叹了口气走了。

付以抬眸,看着远处的摩托,漆黑的眼瞳里,情绪变幻莫测。

回忆着老板娘癫狂的神情,他垂眸,一语不发地走回了屋子中。

*

后背上的女人还在不断谩骂。

景书神情严肃,当摩托疾驰到一个偏僻的小道上时,她停了下来。

转过头,看着疯癫狂骂的女人,她按下了解锁键,那女人被束缚的双手双脚终于得以挣脱,于是她抽出包里随身携带的剪刀,奋力朝景书刺去——

“贱人!不让我见小以!想让我走!你要跟我抢他!去死!!”

景书用力擒住她的手腕,道:“钱阿姨,你醒醒!”

“贱人!贱人!”她还在不断地发疯。

景书不敢太用力,会伤到她,当女人一剪刀又刺过来时,她没有躲开,尖锐的头刺进她的掌心,鲜血瞬间流出。

景书找准机会,用力捏住女人的下颚,迫使她张开嘴,将血液给她喂了进去!

霎时,疯癫的女人就像被按下了暂停键,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她才朝后倒去,慢慢合上了眼睛。

景书接住她,怀中的女人不断痉挛,她喃喃着:“小以……小以……”

景书拍着她的背,道:“没事的,没事了,很快就没事了……”

轻声的安抚让女人逐渐平静下来,她睁开眼,看见了景书,忽然道:“景丫头啊……我头好晕。”

景书道:“没事,睡一觉就好了。”

她轻轻笑了笑:“睡一觉,我送您回去,睡醒了,就到家了。”

他是黑化万人迷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