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 第23章 帝流浆
听书 -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23章 帝流浆

        夜幕沉沉,城郊的一座古典山庄内。

    在山庄的最深处,由矮篱分割的绿地内,可见一座古色古香的阁楼,精雕细琢的红木窗门上还糊着旧时风格的绵纸。

    晏水水站在阁楼的正门前,看着紧闭的门扉,恭声道:“师尊,徒儿回来了。”

    阁楼内传来一个苍老沙哑的女声:

    “水儿,为师早就和你说过了,这祈雨之术不可滥用,如今世俗凡人已不是过去的凡人了,他们的科……科技和科学,已窥探到天地自然规律的一角,未必看不出这场雨的蹊跷,倘若被凡人们发现,就算他们追查不到你身上,外魔意志也会招来那些隐藏的自由外魔追查。”

    “师尊,我又不是小孩子。”晏水水嘟着嘴巴,说道:“我施展完祈雨之术,就立刻散去了那片雨云,外魔就算察觉到了,也找不到我哒。”

    “你知道小心便好。”阁楼内的苍老沙哑的女声说道。

    “对了,师尊,我想问您一个问题。”

    晏水水故作不经意地问道:“您以前和我说过,现在是没有妖的,动物植物都无法开启灵智,那怎么样才能开启灵智呢?”

    阁楼内苍老沙哑的女声疑惑道:“你为何突然问起这个?”

    晏水水无奈道:“我最近养了一只猫,但怕它没过多少年就离我而去,所以想让它修炼成精啊。”

    这是她早已想好说辞,也确实有这么一只猫。

    她之所以隐瞒那字画店门口的那颗松树,主要是担心师尊等高人知道了有这么一颗开了灵智的树,说不定会感兴趣抓来研究,万一那个字画店的主人,并非是什么高人,那可怜的小树岂不是就遭殃了?

    难得认识这么一个单纯还有点憨得可爱的妖,她可不想看到小松树出什么事。

    “想帮一只猫成精?”

    阁楼内苍老沙哑的女声泛起了一丝笑意,轻声道:“那你别想了,传说在上古时代,万灵吐纳吸收天地灵气,日月精华,还有可能开启灵智,修行有成之士,亦可点化万灵成精,但经历上古大劫之后,这便只是妄想了。”

    “妄想?”晏水水疑惑道:“现在不可能开启灵智了吗?”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世间也不存在绝对,即便是如今外魔弥漫的时代,传说也存在着两个方法。”阁楼内苍老沙哑的女声说道。

    “两个?”晏水水眼睛一亮。

    “第一,传说中,上古时期有一天地神物,名曰‘帝流浆’,于天穹之上,可通过传说中的太初之井,落入人间,飞禽走兽、草木万灵,受其精气,即能成开启灵智,且洗练妖魂,吞食帝流浆越多,妖魂就越发壮大。”

    说完,阁楼内苍老沙哑的女声低笑一声,说道:“可惜,如今天地大变,太初之井都已化为元初魔井,帝流浆有数千年没有出现了,因而也只是神话传说罢了。”

    晏水水愕然。

    她本来还以为,可能是那字画店的主人无意间得到了这什么‘帝流浆’呢,看来并不是。

    “那第二个方法呢?”晏水水连问道。

    “至于第二个方法……”

    阁楼内苍老沙哑的女声悠悠地说道:“那便是真正的仙家高人出手点化了,即便逾越五道天关的高人做不到,但飞升天界之后,想必是有仙家大能能够做到的,否则诸多道统也不会有妖神一脉了。”

    晏水水听完,却是愣住了。

    仙家大能?

    如今这个时代,只有仙家大能才能点化万灵,开启灵智?

    原本,她还在想……那个字画店的主人或许真的是高人,但从废纸篓里找到的那些画作来看,笔法水平明显低了不少。

    所以她怀疑那些字画,也只是字画店主人无意间得到的,未必是其亲手书写的。

    但现在看来,对方的境界恐怕真的高出了她的想象!

    因为……其字画店门口的那颗松树,就是对方点化之后,开启了灵智!

    在这世俗都市的偏僻陋巷之中,竟然隐藏了一位真正的仙神大能?

    对方是谪仙下凡?还是天仙转世?

    一念至此,晏水水不由得心中发颤,这么想来,难怪对方敢留她一个人在字画店,任由她看到那些珍贵万分的字画!

    或许那些字画对于她,甚至于对于当世高人都很珍贵,但对于对方来说,恐怕就算不得什么了!

    “怎么了?”

    阁楼内苍老沙哑的女声说道:“你也不必太过强求,万灵有生有死,即便是修行者也有寿终正寝的那么一天,无需为了一只……一只宠物而多做妄想。”

    晏水水深吸一口气,收敛心绪,低声道:“是,师尊。”

    “更何况,关于‘点化’这事,还有一个有趣的传闻。”

    阁楼内苍老沙哑的女声又说道:“传说,传道点化的高人,即便点化了某件事物之后,也无法与被点化之物交流,因为点化之人一旦注意到被点化之物,被点化之物便会失去自由,无法动弹,唯有化形成人之后,才能恢复正常。”

    晏水水闻言,顿时恍然。

    难怪,难怪那颗松树说,那字画店的主人见到它的时候,它就动不了了。

    原来如此。

    “这些荒诞的传说,也不必多提。”

    阁楼内苍老沙哑的女声问道:“你的共工法身,第二天关‘雩祀’,可有突破的契机?”

    “回禀师尊,已找到些许契机,若是顺利,过些时日便可突破。”晏水水笑盈盈地说道:“祈天法坛就拜托师尊您啦。”

    这要多亏了在字画店之中,看到了那幅‘上善若水’的字帖,触动了她的瓶颈,让她看到了水行之道真正的路,精神境界再次提升。

    否则还不知道要困多少年。

    “好,很好,不愧是水德之身。”

    阁楼内苍老沙哑的女声惊喜地说道:“仅仅修行半个甲子的时间,就能突破第三天关,兴许将来你还有希望破五关,祈天法坛就放心交给师尊吧,你只管好好修行便是。”

    ‘要是能常常参悟那幅字帖就好了,唉……’晏水水在心里叹了口气,便说道:“那徒儿告退了。”

    ……

    ……

    次日清晨。

    林止水如往常一样,背着挎包穿过深巷,来到了自家字画店的门前。

    刚开门没多久,就看到门外走进来了一人。

    一个穿着黑色风衣,三十余岁的男子,一头中长发绑在脑后,面容轮廓棱角分明,紧抿着嘴唇,脸上的神情写着低沉两个字。

    这么早就来客人了?

    林止水以最快速度观察了一下这位客人。

    不对,这人看上去不像是来买字画的样子,莫非……这人就是韩素心昨天说的,来负荆请罪的那个客人?

    程七月的家长?

    他有点紧张,毕竟忽悠了人家女儿十几万,天知道昨天韩素心是怎么说的,或许人家给韩素心一个面子,只是表面上敷衍一下呢?

    “林……林先生。”

    程不休深吸一口气,有些忐忑地开口道。

    他本想称呼林前辈,但忽然想起来女儿说过,这位林前辈喜好清静平淡的凡俗生活,只是以那些字画接待一些修行者客人罢了。

    称呼林前辈,就有点破坏凡俗生活的意境了,毕竟凡人很少有称呼前辈的。

    “程先生,是吧?”

    林止水先开口了,尽量保持着平静,微笑道:“没想到你来的这么早,昨日我恰好有事出去了,未能礼待,是我有些怠慢了,不过我这店里,也算是留了些能够让程先生解惑的东西,你应该不会再怪罪我了吧?”

    他有点担心对方以为他是为了躲债才跑出去的,那就落了气势了,这个必须得解释一下。

    潜台词就是:反正我在店里留了有这么多珍贵的字画,你都看过了,应该明白你女儿并没有花冤枉钱,你不会再要钱了吧?

    “当然不会,本就是晚辈的错,晚辈又怎么敢怪罪您?”程不休连忙微微低首。

    他明白。

    这位林前辈看似在道歉,实际上,只怕是在提醒他:‘昨天早就算到了你会来找我,你没资格让我亲自出手,你连我留在店里的小小手段都过不了。’

    至于林前辈最后这句让他不要怪罪,恐怕也是反讽罢了。

    潜台词恐怕是:‘你这条命都是我救的,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