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贫僧不想当影帝 > 第169章 谁笑场谁是小狗
听书 - 贫僧不想当影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69章 谁笑场谁是小狗

贫僧不想当影帝 | 作者:陶安逸| 2021-04-08 14:1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最后一分钟,演员调整一下情绪,我们准备开始。”

场边,江东组的副导演楚枭雄站在摄影机前,朗声叫道。

摄影棚里,唐溢饰演的孙策和许臻饰演的周瑜相对而坐,中间的案几上放着一些酒水肉食。

刚刚,导演已经带着两人过了一遍这场戏的台词,确认了双方的表演都没有问题。

许臻此时的状态相当放松,身体重心一点点调整,寻找着最为舒适的坐姿;

而唐溢则明显要紧张得多,他端端正正地坐在草席上,低着头,口中默念着自己的台词,整个人身体紧绷。

因为,他不仅要克服来自许臻的压力,来自周围人的压力,同时还要克服来自自己的压力。

唐溢一直是以一个“正经”演员自居的。

但是,由于他这两年接连演了两部大火的情景喜剧,以至于其他人都觉得他是谐星。

这场戏并不是唐溢在《三国》剧组的第一场戏,当初孙坚去世时,他就已经出场过了一次了。

当时他哭得撕心裂肺,哽咽不能成言,而周围那些孙坚的将士见他哭成了这幅德行,却一个个按捺不住地捶地大笑。

调动情绪本就不是什么十分容易的事,就因为这些夯货拖后腿,这段戏唐溢足足哭了三遍才总算达到导演的要求。

到最后,已是哭得眼睛都肿了。

唐溢非常想不通,这有什么可笑的?

父亲去世了,年仅17岁的孙策承受不住打击崩溃大哭,好笑吗??

然而最让人感到委屈的是,明明是那些人笑场才导致的NG,导演不说他们,反倒叮嘱唐溢,让他把这段戏处理得“艺术”一些,别鼻涕眼泪抹得满脸都是。

唐溢:?

怎么别人哭得涕泗横流就是情绪饱满、敢于为角色牺牲,到我这儿就成了“不艺术”了?

天理何在??

眼瞅着这场戏即将开拍,唐溢看了看案几对面的许臻,小声问道:“公瑾啊,你笑点怎么样,是高是低?”

许臻微微一怔。

这场戏涉及到笑点的问题吗?

他想了想,道:“我掌握情绪的能力应该还可以。”

“好,这你说的啊,”唐溢一脸认真地道,“一会儿拍戏的时候严肃一点啊,不许笑场!”

许臻嘴巴微张。

我为什么要笑场?这段戏有值得笑的地方吗?

还是说唐溢一会儿打算临时改戏,做出一些人类迷惑性为来,所以提前给我打个预防针??

两人思路压根不在一个频道上,驴唇不对马嘴地聊了两句,时间便到了。

场记板“啪”地一声打响,这段戏的拍摄正式开始。

镜头前,二人已迅速调整了状态,充分发挥出前一阵子礼仪课上学到的知识,举手投足尽显“古人”风采。

许臻饰演的周瑜率先开口道:“瑜此去丹阳省亲,不想路遇伯符兄,何其幸哉,当浮一大白。”

说罢,他轻敛衣袖,为二人的酒樽中斟酒,微微笑道:“舒城一别,已有数年未见。”

“伯符兄在袁术帐下能征善战,屡立奇功,愚弟早有耳闻。”

“不知此次出征,又是受何使命?”

他这话一出,唐溢饰演的孙策面色立即一沉,摇头道:“此次出征,非受袁术之命。”

“乃是我向袁术借了三千兵马,前往曲阿征讨刘繇,以解母困,报父仇。”

周瑜闻言,微微一顿,脸上的笑容却未曾消减,道:“袁术待人一向苛刻,他肯借兵马与兄长,看来是对兄长十分器重了。”

说话间,他手上斟酒的动作不停,而眼角的余光却不动声色地瞥向了孙策的脸色。

周瑜说这番话时,笑容微妙,话里有话。

——袁术为人苛刻,他怎会轻易借兵马给别人?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猫腻?

而在他对面,孙策的表现则相对质朴一些,他苦笑一声,摇头道:“这兵马自然不是白借的。”

“我是以先父留下的传国玉玺为质,这才换来了这三千兵马。”

桌案对面,周瑜举杯的动作顿时一凝。

他抬起头来,直视着孙策的目光,道:“袁术称帝之心久已。玉玺到了他的手中,他哪还肯归还于兄?怕是有借无还了吧?”

孙策听着周瑜的质疑,神色略显不安。

他以玉玺为质换得三千兵马,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的。

即便是自己帐下的人,都有人觉得他太过孟浪,自己父亲的命换来的玉玺,只借到了三千兵马,这怎么看都不是个划算的买卖。

面对儿时的故交,孙策毫不隐瞒,直接坦言道:“玉玺到了他的手里,自然是有借无还。”

“可这兵马到了我的手上,我也没有还回去的打算。”

周瑜的目光微微闪动,他看向孙策,试探道:“兄长的意思是?”

场边,导演楚枭雄看着监视器中的镜头,忍不住微笑颔首。

周瑜的神色看起来并没有太多的改变,所有的情绪都隐藏在眼神里。

此时此刻,在镜头放大的画面中,楚枭雄能够清晰地看到:周瑜的眼中饱含着期冀。

他在等。

等孙策说出那句话。

他不希望孙策被自己游说而做出某项决定,而是希望,他能够主动下定决心,来做出那个决定。

果不其然,孙策道:“我此去扬州,便没打算再回去。”

“当今天下大乱,群雄逐鹿。玉玺与我而言不过是一块石头,但兵马却可开疆拓土。”

说话间,他的神情愈发凛然,沉声道:“总有一天,我要继承先父遗志,尽得江东六郡十八州!”

案几对面,周瑜瞧着他意气风发的神情,脸上终于绽放出了欣慰的笑容。

他低下头,缓缓从案边站了起来,走到孙策身前,拱手拜道:“既是如此,愚弟愿效犬马之劳,共图大事!”

瞧见这一幕,孙策又惊又喜,连忙起身扶起周瑜,慨叹道:“吾得公瑾,大事成矣!”

周瑜抬起头来,两人相视而笑,重新回到桌边,开怀畅饮。

此时,周瑜的神情明显比方才放松了不少,无论是身姿还是表情,都显得十分放松。

——自己果然是没有看错孙伯符,此行没有白来!

他早有准备地道:“欲成大事,光有这3000兵马是不够的。兄长可知江东二张乎?”

孙策问道:“何谓二张?”

周瑜一边喝着酒,一边吃着桌上的豆子,道:“一人乃彭城张昭,字子布;一人乃广陵张纮,字子纲。二人皆有经天纬地之才,因避乱隐居于此。吾兄何不聘之?”

孙策闻言大喜,伸手去扯桌上的鸡腿,叫道:“好!我自登门聘请!”

然而他正说着,却只听“嘶啦”一声,手中的鸡腿传出了不太和谐的声音。

饰演孙策的唐溢不敢看,只用余光瞥了一眼,却见那烧鸡居然是假的,是道具。

他扯下来的不是鸡肉,而是一块神似鸡肉的泡沫。

唐溢:“……”

天杀的道具组!这么重要的事,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眼瞅着“鸡腿”的断面没有喷漆,唐溢生怕为此毁了这段戏,情急之下,一把将鸡腿塞进了嘴里,遮掩住没有喷漆的泡沫,呜呜地道:“公瑾,江东还有何人才?你快于我细细道来!”

许臻:“……”

大哥,泡沫好吃吗?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