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你一定要信我啊 > 【018】勾队长
听书 - 你一定要信我啊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018】勾队长

你一定要信我啊 | 作者:荡川| 2021-01-12 12:5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许悠站在窗前,久久的望着。

他的天空之脑在摩天大楼之间缓缓穿梭,如同水母在海中般自由的浮游。

不过,行动范围始终以他为中心。

范围大概有一公里。

若是有人能看到的话,就会看到许悠像牵着风筝一样,以‘绫罗’为引绳,勾连着在天空翱翔的大脑转着圈。

画面有些诡异。

在天空之脑所经过的范围内,一切被绫罗所覆盖的信息都传入大脑,由繁到细。

许悠一闭上眼,脑中的画面就像是从天空中俯瞰一样,清晰、完整的映入眼帘。

视、听、嗅、触、味。

乃至许许多多人类无法感受到,于是自然也无法命名的知觉。

除了房屋、桥梁、云与水、阳光草坪等死物以外,一切可以动的存在也能清晰的感知到。

人类、猫狗、虫豸、飞鸟。

重重信息素交缠所表达出来的情绪与感官如白纸上的黑字一样清晰明了,仅仅是看着就能察觉到其他生物的喜怒哀乐。

一时间,许悠心中不由得产生了‘如果能永远这样,高高在上的观测着一切,是不是也不错?’的念头。

但下一秒,他却蓦的产生了一种巨大到全身被穿刺似的剧烈恐惧感。

原本链接在天空之脑上的‘绫罗’纷纷啪的一下断开,悠悠回缩到许悠身边,像是缎带般在他周身环绕。

直到‘绫罗’断开的瞬间,那股庞大到难以形容的恐惧感才缓缓消退。

天空之脑依旧以许悠为中心,在摩天大厦之间缓缓浮游、环绕。

在原地怔了好一会儿,许悠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差点被巨大的信息量磨灭自我......”

人格与自我,本就是在连续不断的错误与感性中产生的结果。

若是能够‘看’到一切,自然能保证绝对无错,当然也就绝对理性。

在‘正确’的冲刷下,由无数事件堆积所形成的脆弱人性被磨灭,自然就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

幸亏绫罗的特性是感知危险。

不然,许悠怕是连自己是怎么挂掉的都不知道。

“我去,这玩意还挺危险。”

许悠望了一眼天空中浮游的大脑,口中忍不住吐槽。

现在,他脑袋里的这颗大脑与天空之脑之间的关系,就相当于单核单线程的初代cpu被装进了需要进行每秒万亿亿级浮点运算的超级计算机里。

一开机就要被烧坏。

当然,这并不代表他无法利用。

对许悠而言,这天空之脑既是超级计算机,又相当于他个人的巨型图书馆。

即便是在断开连接的情况下,只要他想找,也能从天空之脑中慢慢的寻找并提取出他‘扫描’过的位置的情报。

不过相对连接状态,需要耗费的时间要长的多。

例如,他现在就翻到对面楼第十九层的老王进了隔壁家房门——他甚至能在脑中自动播放VR级高清小电影。

同时,许悠还能通过天空之脑的感知能力切身实地的体验视、听、嗅、触、味,甚至是荷尔蒙勃发时的兴奋以及各类情绪。

他能通过这无数感官的积累轻易代入任何一个人的主观感知。

无论是刚进门的老王,还是老郭他媳妇,床底下的小李,窗帘后的老杨,天台外面扒着的老林,亦或是衣柜里的老郭......

但是,由于他大脑处理能力的限制,许悠最多只能以全程四倍速,最高二十倍速的倍数播放这段长达三分钟的小电影。

——这届老王不行啊。

实话实说,这感觉挺新奇的。

许悠这条人生败犬决定以后多去情侣旅馆一条街那边逛逛。

“你笑什么呢?怪淫荡的。”

冷不丁的,许穹穹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把他吓得菊花一紧。

“没想什么啊。”许悠敛起笑容板着脸,一副维持大兄威严的正经模样,“不对!我明明锁门了,你怎么进来的?”

“大白天的锁什么门啊?”许穹穹指指门把手,”那玩意能指纹开锁,你不知道啊?

许悠语气一滞,一会儿得换个锁。

“怎么?干坏事了?心虚了?

许穹穹歪过头,凑到许悠面前,鼻尖几乎跟他撞上,大眼睛扑闪扑闪的:“你心虚什么?偷窥到别人换衣服呢?”

一边说,她一边往窗外看了一眼。

什么都没有。

她往窗外扒着头,看来看去也没发现有哪家正开着窗户,于是又重新缩回身:“小心人家报警抓你!”

“喏,香肠也给你炒了一份,就这么多了哈。”

她递过盘子,里面是一盘微焦带香的章鱼状小香肠。

形状不是很好看,章鱼脚有粗有细。

上面插着几根牙签。

许穹穹在家不常做饭,刀工不是很好,能切成这样应该是很用心了。

许悠心里一暖。

这一上午忙活下来,虽然也没做什么体力劳动,但确实有点饿了。

哪怕这香肠的火候不是很好,但也让他胃口大开。

好歹是许穹穹这臭妹妹亲手做的。

他心中刚升起几分生活细节里独有的小确幸,就听走到门口的许穹穹顿了步,回过头,媚眼如丝:“昨天穿过的小衣和丝袜我都放洗衣盆里啦,取用自便哦!不被我发现就行。”

“自己的衣服自己洗!!!”

许悠额头青筋暴凸。

走廊里传来许穹穹哈哈哈的疯笑,和啪嗒啪嗒的光脚跑步声。

取用自便之类话自然是扯淡,这死丫头偶尔被他撞到换衣服都能羞得满脸通红,挥着手柄要跟他玩命,这种话当真了他才是傻了。

——她就是纯粹的不想手洗臭裤衩子臭袜子,扔洗衣机嫌脏、单独洗还费水!

等到她疯笑着跑远了,许悠才气冲冲的插起一个小香肠一口吞掉。

“这臭妹妹,这么大人了......”

正习惯性的想念叨两句,他吃香肠的动作忽然顿下来,又转头看看窗外的天空之脑。

在这窗外怪异的背景衬托下,不管做什么寻常事,感觉都变得微妙了许多。

许悠不由苦笑一声。

“算了,搞都搞出来了。”

正吃着,他表情忽然一顿。

......

“勾队长,目标地点检查过了。”

“留下的痕迹较少,暂时只有模糊推测,但是结论不成立。”

一个身着笔挺黑色西装,戴着墨镜,耳中装有保密卫星通讯器的高大背头男人迈过大鸟转转转酒吧的废墟,口中低声告知。

男人相貌普通,唯有那只硕大的鹰钩鼻极有特色,看一眼便能记住。

“说。”

保密卫星通讯里的声音沙哑模糊,隐约带着电流音,明显是做过特殊处理,听不出男女。

“是。”

鹰钩鼻墨镜男点头。

“根据我们目前的探测,目标地点只残留着一种频段的心能波动。”

“根据我们的数据库显示,这段心能波动应该来源于鸿飞集团的一名低级异变员工。”

“是鸿飞集团干的?”

卫星通讯里的声音疑惑。

“不,不是。”鹰钩鼻墨镜男的语气同样不解,“根据我们的心能痕迹追踪,这个员工入侵地下工厂之后,似乎......一直在逃亡?”

“但是,我们检查到的心能波动却仅有一种——也就是说,对方被一个普通人追杀,最后长达三层通道的反追踪,从下水道完成逃生。”

“你是说,一个正式异变者,被一个没有心能波动的普通人追杀?”卫星通讯里的声音总结,声音更疑惑了,“是你的智能驱动芯片坏掉了吗?”

“这要是我们所奇怪的。”

“在整个检查过程中,我们更换了六种仪器,却仍未能发现另一个人的心能波动。”

“不但如此,我们前后查询了六台超清摄录卫星、六百七十余个周遭视频记录、一百一十七个基地音频记录和摄像记录,竟然始终都未能找到这个‘追杀者’。”

“再加上基地内没有存活者,特调组成员甚至都没进去过。”

鹰钩鼻墨镜男同样不解:“所以,我们仍然不敢下达定论。”

“......”

卫星通讯对面的勾队长沉默许久。

“既然如此,那就从这个鸿飞集团成员入手吧。”

“无论工厂内的真相如何,一定要把何良义手里的那东西找回来。”

“那玩意的价值,比你这种复制品要高得多,懂吗。”

“不过,寻找过程中,一定要谨慎谨慎再谨慎!”

“是。”

鹰钩鼻墨镜男严肃回答。

勾队长声音冰冷,在吱呀作响的电流音衬托下更显阴沉:

“我们的口令是什么!”

“苟到最后!”

鹰钩鼻墨镜男低声回答。

“很好,去做事吧。”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