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你一定要信我啊 > 【017】天空之脑
听书 - 你一定要信我啊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017】天空之脑

你一定要信我啊 | 作者:荡川| 2021-01-12 12:5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许悠目睹了大楼塌陷之后,照例把相关人员的记忆、与各种痕迹清理一遍,散着步顺进一条小路回家。

到家时,时间刚到九点——从他带着阿飞从家出发,再到解决完手术工厂,清除各种痕迹,整个过程都没超过两小时。

耗费时间最多的反倒是路程。

只一来一回之下,手里就多了一个藏在鸿飞集团内部的卧底。

借着这个机会,他也切身实地的明白了大公司究竟有多没人性。

李文瑶本身就是个例子。

她是实验体出身,只是恰好对上了运气,成功从异变实验中活了下来,如此才有了现在的地位。

从她那么干脆利落的答应给自己当卧底来看,鸿飞集团明显只是得到了她的身体,而没能解锁内心。

许悠不难想象她经历过什么。

他倒是不担心自己,但是为了防止许穹穹这个臭妹妹走上李文瑶的老路,许悠觉得自己需要多做些准备。

至少,得能和公司体系分庭抗礼吧?

许悠给自己制定小目标。

首先,从大量积累点数开始吧。

他看了眼面板。

【真实点:316】

这应该是他在咒死手术工厂里那些人时所获得的点数。

让许悠有些奇怪的是,单论人数,里面应该不止三十个。

不知道为什么只有这么点。

不过,暂时也够用。

许悠走进卧室,似乎是听见了关门声,许穹穹在屋里懒散的叫唤:“许悠~~我饿了!”

“冰箱里有面包和牛奶,自己吃。”许悠懒得理她,迈步准备回屋,许穹穹这臭妹妹在家里就一猪精,不能惯着。

“你帮我烤个香肠嘛,要切成小章鱼的,我想吃肠!”房间里,许穹穹的声音闷闷的。

许悠可以想象她头发乱糟糟的缩在被窝里,大眼睛半眯半睁的模样。

“咚。”

房门被关上。

“许悠!你个老没良心的!昨天还是我早起给你弄的早饭呢!”

墙壁另一边传来臭妹妹的咆哮。

许悠权当没听见。

昨天那个土豆里洒了至少一半的盐,差点齁死他,也不知道这个臭妹妹怎么好意思说。

他继续思索。

除了收获的热兵器和真实点之外,他今天还偶然发现了真实点的另外一种用法——具现信息。

真实点就像能将任何幻想具现一样,能够将他想知道的信息具现出来。

当时,他在说完‘知道最终位置’之后,脑海中就浮现出手术工厂外面的特调组,随后镜头由远到近,一直拉到卢组长所在的那辆车上。

只不过,仅仅是这一个画面,就直接花掉了他10真实点。

原本就不算富裕的小日子,雪上加霜。

他目前还不知道,这信息的花费是由什么影响的。

只是隐约感觉花费不会低。

不过,这并不耽误他使用。

别的不说,至少每天早起,他打算先给自己卜一卦。

安全第一。

除此之外,他还要想个办法,在不会暴露自身的情况下,尽可能的将触手伸入大公司里,探索更多情报。

黑客、卧底、傀儡等等......

各种手段都要试试。

只是,完成这些行动所需的真实点该怎么搞?

按照李文瑶的说法,他在使用真实点的时候,会产生强烈到可以被异变者察觉的巨大心能波动——这也是他这几次被发现的原因。

所以,场地一定要放到外面。

在户外行动,还要能与多人交流......

许悠脑子里不间断的蹦出主播、记者、主持人等诸多能通过屏幕与大众沟通的职业。

可惜的是,这些都太过显眼了。

他这两次虽然能够在行动之后通过抹除痕迹、记忆的方式逃离,但这并不代表大集团联合没有应对的方法。

之前的韩九婴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如果他每天都一边与观众沟通,一边抹掉自己的存在痕迹,先不论需要耗费多少真实点,单论重视程度就不会在一个级别。

天知道那些大公司都研究出了有什么鬼能力的异变者?

万一他家又被盯上了怎么办?

许悠可不想每天都像今天早上这样一次次的去斩草除根。

既然如此,那他就只能将活动地点放在不受重视的外壁了。

他得去外面看看。

正思索着,许悠忽然听见咔嚓一声。

他本能的从床上蹦起。

“砰。”

头顶的吊灯连带着周围一圈的装饰和墙皮哗啦一下砸落下来,里面还扯出了两根噼啪冒着火星的电线。

许悠刚刚坐着的位置刚好被砸中,半截的砖块与玻璃制装饰将他的床板都砸塌了一截,碎片稀里哗啦的洒了一地。

“噼啪——”

输电线还冒着火星。

许悠皱着眉往天花板上看,空洞的墙面里一片漆黑,只有两根与大灯相连的电线被扯出尾端,隐约闪着光。

年久失修?

那也不应该啊。

要是被这大灯砸中,就算没死也得扎进去几十块碎玻璃吧?

“许悠?怎么啦!”

似乎是听到了这屋的动静,许穹穹蹬蹬蹬光着脚穿着黑丝小睡裙从床上跑出来,头发乱得像鸟巢一样。

进了屋,第一眼就看到摔在地上的大灯,又立刻转头看许悠。

“你没事吧?有没有砸到?”

“没事,你别进来了。”许悠摇摇头,把脑袋里的想法甩掉,“光着脚容易踩玻璃,我扫一下就行。”

“怎么回事啊?你是不是又玩你那破刀了?不是让你别玩了吗?多危险啊!”许穹穹在他身上摸摸这摸摸那,见他确实没事这才抱怨起来。

许悠有点尴尬。

他当年中二时玩过一段时间的大关刀,以前在家里耍把式的时候也曾把大灯打下来过一回,扎得一条胳膊上全是血,那回就把许穹穹吓了一大跳,在医院里哭得满脸鼻涕。

没想到,她到现在都还记得这糗事。

许悠有些心虚的反驳:“这回是它自己掉的,可能是用久了......你先出去。”

“那你扫的时候小心点。”许穹穹有些不放心的顶着一脑袋鸡窝嘱咐他。

说着,她穿着黑丝小睡裙在客厅里晃荡着绕了半圈,本想回屋,但又饿了。于是,她干脆走到冰箱前看看有什么能吃的。

许悠扫着地,心中总觉不对劲。

无论是昨天做饭时白挨的枪子,今天早上被活力团体找麻烦,亦或是刚刚突然掉下来的大灯。

他以前可是个抽卡次次十中三的欧皇,运气怎么说也不该差到这种地步。

难道,他这诡异的运气,也和真实点有关?

许悠本能的想用系统查询,又忍住了。

鬼知道涉及真实点的信息需要花多少点数?

万一三百点刚刚够用呢?

为了不陷入纠结,许悠决定换个方向。

他把玻璃连着床单一起扔掉,重新把房门关上,又不放心的把门锁好,这才放心的坐到椅子上。

“我拥有感知一定范围危险的能力。”

【真实点-100】

果然。

许悠暗自点头。

经过多次使用,他已经逐渐总结出了一些小小的规律。

绝大多数信息与能力,如果是在正常范围内的改变与感知,一般消耗都在十点以下。

只是,一旦涉及到超自然范围,消耗就要飙升到一百以上。

唯有一次性的超能力,一般在五点到五十点范围内不等,不过时间短且具有不确定性,很多时候没准连能力怎么用都没摸清楚,使用时间就过去了。

很显然,租不如买,买不如造。

许悠心中念头变化,额头里暖洋洋的,像是泡在温水里,隐约还有些发痒。

不过反应倒没有第一次那么大了。

大概是完成过一次蜕变的原因?

不一会儿的功夫,大脑中的变化逐渐完成。

“嗯?”

许悠疑惑的睁开眼。

视野中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改变——他本以为会像自己玩过的单机游戏那样,在危险人物和物品上标个红圈圈。

正思索着这能力是怎么使用的,他脑中蓦的产生了种沉重的混沌感,眼前不由一黑,连身子都变得晃晃悠悠。

与此同时,巨量的信息如喷泉般从大脑涌现。

模糊间,他好像看到一圈圈如同丝线般缠绕在自己周身的透明绫罗,正在如落入水中的轻纱一般环绕着房间浮游、飘荡。

高度、宽度、空间大小、墙壁与桌板的材质和触感、光影之间的变化、乃至一页页书本中蕴含的文字信息......

一切都在如潮水般往他的头脑中涌现。

让他感觉脑子几乎裂开。

‘大脑!是大脑不够用了!’

许悠本能的意识到这一点,立刻以毕生最快的反应陈述:“我有一个超级计算机级别的大脑,多余的信息储存在那里!”

【真实点-100】

下一秒,脑中几乎爆炸的信息潮流登时如碎片崩塌般陷落、消失。

许悠膝盖一软,差点跪在地上。

冷汗顺着鬓角滑落。

对他这个凡人而言,全能既是最大的权柄,也是他最大的威胁。

因为他并非全知,而系统又非常不善解人意的拒绝提供后勤服务。

“呼——呼——”

许悠长吁了两口大气,直到现在身体都有些发软。

不过,好歹算是挺过来了。

然而,当他抬头的时候,目光却止不住的一顿。

在他那一段段‘绫罗’的感知范围里,就在他窗外,一颗脉络纠缠、体积如房屋般巨硕、乍一看上去仿佛水母一样浮在空中,与‘绫罗’相连接的‘大脑’正静静的飘荡在摩天大楼之间。

缓缓游荡。

偶尔与大厦交叉时,‘大脑’也好似无形无质般,像水一样透入过去,全然不受阻碍。

只不过,若用双眼去看的话,却什么都无法看到。

就像它并不存在一样。

大街上的行人依旧你来我往;

高空行车道上的车辆在穿过大脑时也毫无察觉;

一切都正常的进行着。

“那是......我的大脑?”

许悠愣愣的望着窗外的天空,忽然有些艰难的咧起嘴角。

“妈的。”

“我好像不正常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