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娇妻太狠,顾少惹不起! > 第228章呵,你媳妇那是天真吗
听书 - 娇妻太狠,顾少惹不起!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228章呵,你媳妇那是天真吗

娇妻太狠,顾少惹不起! | 作者:纳兰云熙| 2020-10-15 07:4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顾景深拎着刚刚浅夏丢过来的大包小包,对着梅姨和王婶吩咐,“把院子收拾了。”

两人恭恭敬敬地应,“是。”

顾景深提着袋子进来卧室的时候,就看到她坐在那卸妆中。

他随手把袋子丢在沙发上,也没管她到底是买了些什么。

想着她今天跑来公司,顾景深又道:“你要的东西给你放在柜上了。”

林安暖没有吭声,她刚刚进屋的时候就看到柜子上放着两个袋子了。

“给宁宁玩可以,记得告诉他,别让他当糖放嘴里吃。”

林安暖依旧没有吭声。

若是宁宁现在听到,一定会反驳:我才不傻。

卸了妆后,林安暖进了浴室洗澡。

顾景深坐在沙发上,想到她喝得醉醺醺回来的样子,就气得要死。

等她洗完出来,已经十二点半了。

顾景深也像是算好了时间似的,端着一碗温热的药过来给她。

林安暖接过,喝了。

喝完后,林安暖端着碗要出去。

顾景深攥住她,让她坐下,冷声道:“别动,换药。”

林安暖挣扎,不想让他碰自己,“不麻烦顾先生了,我自己会换。”

“闭嘴!”

林安暖冷笑了声,“顾先生可真够贱的啊。”

顾景深现在都习惯了,不在意了。

只是强硬霸道地拉住她的手,把纱布拆了,给她换药,重新包扎。

看着她手上的伤口,顾景深脸色极冷,似乎是想骂她,但忍了下去没有出声。

林安暖不耐烦,“别磨磨蹭蹭的,赶紧的,我要睡觉了。”

顾景深非但没有听,反而动作很慢,还很轻地给她处理着伤口。

可能是因为他动作轻柔地给她处理伤口上药,林安暖没闹了,而是安安静静地看着他。

几分钟后,伤口重新包扎好。

顾景深冷冷淡淡地开口,“别碰水,别用力,老老实实把手养好。”

林安暖嗯了声,爬上床,睡了。

她那冷漠的样子,显然是不想和他有什么交流。

顾景深看了她一眼,最后拿上她刚刚喝完药的碗,下了楼。

之后,他坐在客厅里,沉默着。

好一会儿后,想到什么,拿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苏夜白此刻也正跟个望夫石似的站在阳台上等着,结果没有等来媳妇,倒是等到了顾景深的电话。

苏夜白很是嫌弃地接了电话,“这个时间你是没有事情做吗?

给我打什么电话?”

顾景深淡淡地问,“浅夏到家了吗?”

苏夜白往楼下看了眼,才回,“没呢。

正烦着呢。”

苏夜白是挺烦,原本说好今天晚上他早点回来的,结果他给她打电话,她挂了,后面给他发了一条消息,说是陪林安暖在外面逛街,让他别去烦她。

顾景深:“按时间,快了。”

苏夜白:“不是,你什么意思啊?”

顾景深道:“浅夏半小时前从御景园回去了,就这个意思。”

“我说阿景啊,你能不能管管你家林安暖,让她别一天到晚找我媳妇,这大晚上的还不归家算怎么回事?”

顾景深无情地回击过去,“不想让浅夏外出,把她绑起来啊。”

“呵,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也就只有你做得出来了。

正因为你丧心病狂,所以你媳妇才不要你了。

行了,我不跟你废话了,你说吧,这深更半夜的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苏夜白一点也不认为他家这位兄弟只是打电话过来询问询问他媳妇安全回家了没有。

这人可不会深更半夜关心他媳妇来着。

顾景深的确也有点事情找他麻烦来着,他都问了,直接说明来意,“帮我买一批钻石和珍珠。”

苏夜白愣了一下,“啥情况?”

自己有矿的还找他帮忙去买?

搞什么?

顾景深:“她心情不好,跟我闹脾气,把这批钻石和珍珠要走了,还天真地让南宫锦买走了我找好的。”

今天下午,他立马联系了其他的珠宝商,结果,钻石和珍珠都被人买走了。

后面一查,发现买家是南宫锦,所以还有什么是不明白的。

南宫家的确也有涉及珠宝生意,而且,南宫家也有自己的钻石和珍珠渠道,压根就用不着和他抢。

“呵,你媳妇这是天真吗?

这是给你搞事。”

“她心情不好,如果这样她心情可以好点,随她高兴。”

苏夜白呵呵了声,“深更半夜的,你这是在给我秀恩爱吗?

不帮。

要我帮什么忙啊,你以顾景深的身份买不到,买了也被人截胡,你不是还有那谁吗,再说了,那谁的钻石和珍珠多的可以去造别墅了。”

提到那谁,顾景深顿时语气不好了,“浅夏在我这签了十年,如今也只是过了五年而已,让她天天待在南城可真的是浪费了,也是时候该让她去拍戏了,想来,她也会很乐意去拍戏的。”

“顾景深,你给我找堵,是吧?

还是兄弟吗?

啊?”

让她离开南城去拍戏,真让她离开南城,她能分分钟离开他。

现在媳妇还没有娶进户口本里,他是坚决不能让她离开南城一步。

苏夜白咬牙切齿道:“不就是要钻石和珍珠吗,行,我拿钻石和珍珠砸死你。

我严重警告你,你敢让她去拍戏,别怪我把你那件事给林安暖说出去,我看你到时候还怎么和她在一起,你就等着孤独一生吧。”

顾景深冷笑了声,“互相伤害谁怕谁,我和她是合法夫妻,我不放手,到死她也是我的顾太太,而你对于浅夏而言,连野男人都算不上。”

然后,顾景深也懒得听了,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臭不要脸的啊。”

这边苏夜白正骂完了人,浅夏正好开门进来了。

苏夜白立马从阳台外面进来了,“媳妇,回来了。”

浅夏没有心情搭理他,这些日子以来,对于他动不动就喊自己‘媳妇’这个称呼都开始习惯了。

苏夜白继续讨好,“媳妇,不是去逛街了吗?

怎么没买东西啊?”

浅夏冷着脸推开挡在她面前的男人。

苏夜白趁机握住了她的手,“媳妇,以后出门逛街看上什么就买,不用给我省钱的。”

“松开!”

苏夜白前些日子把自己的身家全部都给浅夏了,但是浅夏压根就没有碰过他给的卡,如今他的卡还在抽屉里待着呢。

苏夜白没松,反而趁势抱着她,想到刚刚顾景深的话,他心里就觉得郁闷。

“媳妇,你身上好香哦。”

苏夜白越想越觉得自己惨兮兮的,自从那日在医院碰见他母亲之后,知道了事情真相,他便再也没有碰过她了,别说碰了,连和她睡一间屋子的资格都没有,天天晚上睡沙发来着。

“苏夜白,给我松开!”

“松开可以,让我亲你一口,晚上让我回卧室睡,好不好?

媳妇,你都不知道,每天晚上睡在沙发上有多么冷,还好我身体好,要不然,我肯定生病了。”

浅夏极恼怒,“苏夜白,我早就说过,不乐意就搬回景园去,不要纠缠我!我压根就不稀罕你!”

苏夜白听着她这句话也有些不高兴了,搂得更紧了,“媳妇,能不能别拿让我搬回去这句话威胁我了。”

他不说还好,这一说,反而更是把浅夏那股怨恨招惹出来了。

浅夏狠狠推他,冷笑回怼,“我威胁你?

呵,这还不是和苏医生你学的吗?

当初又是谁以救命之恩威胁我,让我以身相许两年的?

这才过去多久啊,苏医生这么快就忘记了吗?”

这旧账翻的,苏夜白心里那个悔啊。

他当初不就是脑袋一抽,犯浑了。

他现在正在为当初做的事情后悔呢。

“媳妇,那时脑袋肯定是有问题了,我们不提这个了,好不好?”

苏夜白讨好,“很晚了,咱们进屋睡觉。”

“别碰我!”

浅夏心情烦躁,苏夜白缠她,她更是烦。

“媳妇,你说这话就太伤我了。

你看最近这些日子,你不让碰,我是不是也没对你强来过,还不是老老实实睡沙发来着。”

“所以媳妇,看在我这么老实,还这么乖的份上,你是不是也得给我一点奖励啊?

奖励我也不会要太过分,你就让我搬回卧室去睡,行吗?”

苏夜白也是行动派,这话刚刚落下,直接拦腰将人抱起便往卧室走去。

“苏夜白,你混蛋啊!放我下来!”

这么好的机会,苏夜白哪能就放她下来了。

所以,直接把人抱着进了卧室后,把人往床上一丢,脱了她的外套,也脱了自己身上的外套,然后直接躺过来把人紧紧搂着,不许她动弹。

浅夏怒了,“苏夜白,给我滚下去!别让我动手打你!”

“媳妇,再闹就一点了,睡觉,不闹了。”

挨打。

苏夜白表示一点也不想挨媳妇打了。

他可不想像阿景一样,那么惨。

浅夏是真的想把他一脚踹下去的,但这人死死搂着她,她压根就动弹不得。

“我要去洗澡,苏夜白你赶紧给我松手!”

“不洗了,明早起来再洗吧,我不嫌弃。”

他现在就想这样抱着她。

浅夏怒:“我化妆了,我要去卸妆,你赶紧松开!”

苏夜白沉默了几秒,然后松开了她。

浅夏怒气冲冲起来,卸妆,然后拿了睡衣进浴室洗澡。

苏夜白美滋滋地躺在床上,心情突然变得很好,还在床上滚了两圈。

媳妇的睡过的卧室,媳妇睡过的床,哈哈哈哈。

浅夏出来的时候,苏夜白正坐躺在床上,暖和的灯照在他的身上,浅夏脑子里立马就蹦出来一个词,温柔俊雅。

世间万物不及他。

望着他,浅夏这一刻,呼吸都乱了。

看到她出来,苏夜白掀开被子,笑道:“媳妇,快过来,被窝给你暖好了。”

浅夏不想和他大吵大闹,淡淡道:“你出去睡。”

苏夜白哪会听,直接过来将她攥住抱上了床,接着便是把人压在身下。

“媳妇,你要是再赶我出去,我可就丧心病狂对你强来了,你要知道,我可是正常男人,你自己想想,你都晾着我多久了,嗯?”

再赶,苏夜白表示他一定会收拾她。

浅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不耐烦道:“神经病,压着我怎么睡?”

知道她这是妥协了,苏夜白翻身下来,然后搂着她,倒是没有乱来什么,他自己也明白,没有经过她的同意,最好不要乱来。

忍吧,反正以后日子还长着呢。

他现在不着急呢。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