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开福地洞天 > 第50章 是谁
听书 - 剑开福地洞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50章 是谁

剑开福地洞天 | 作者:六道神醉| 2021-02-23 20:4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十二月初十。

大寒。

正当巳时将去,午时即来。

陈浮生盘膝坐在姜宅后院的破屋内,缓缓吐纳。

突然!

他双眼一睁,若有感应。

从破损的窗口望出去,可见天色阴暗蒙蒙。一阵又一阵阴寒冷冽的北风,并无多大声音,却嗖嗖刮掠,宛若无数刺骨的冰刀。

肉眼可见的鹅毛大雪,扑盖弥漫,极其突兀地降落下来。

天地间瞬息便是灰蒙蒙、白茫茫,如同变脸换天。

大寒时节,陡降大雪,应是毫不出奇之事。

但是陈浮生却眉头一皱,觉得不对劲。

此刻他的口鼻中,白气蒸绕,每一呼一吸,皆在阴寒的空气中化为烟雾。

太冷了!也太快了!

他此前一直在吐纳修行,并未觉得气侯反常。但突然间,气温骤降,实在是寒冷得太快,并不合理。

“这种异常的降温,即使是修行者,也会感到不适。那么世间凡人,又岂能受得住?”

陈浮生立刻起身。

“主人!”

在屋外锻炼拳脚的哮天犬,忽然闯入,大声嚷道:

“有些不对劲!坟墓在动!”

陈浮生背幡提剑,急步跨门而出。

可见后院已经铺满了一层浅浅白雪,并不融化。

但是大量的裂缝,从白雪里蜿蜒而出。

雪底的黄土黑污,全都开始翻滚。

几座并排的荒坟堆,就像打摆子一样,发出极其诡异地抖动。犹如小山将塌,山体剧震。

“小心!”

陈浮生毫不犹豫,出声示警。手腕一翻,袖内的“浮屠母锁”显现,底部孔窿飞快一甩。

呼喇~~

一大片黄符纸,宛若纸鸢,迸出飞射,铺展到后院每个角落。

陈浮生左手迅速取下卦幡,姆指紧扣符箓纹路。

法力涌动!

弗嗡~~

所有黄符纸化为雾影漩涡,大量漩涡缠结,如同无数道青柱风旋林立而起。

只是眨眼片刻,陈浮生已经布下“太乙风阵箓”。

蓬,蓬!

蓬,蓬,蓬!

随着陈浮生毫不犹豫地起手布阵,坟墓的四周,污泥炸开,深陷出一个又一个的漆黑大窟窿。

“吼啊......呼啊......”

“唳唳唳......喇喇喇......”

“呜呜呜......”

各种奇怪的声音,宛若从地底涌出。

声音刺耳难听,音波震荡,撞入耳膜内,仿佛无数铜鼓铁锣爆竹轰鸣。令人头疼欲裂,心魂震慑。

紧接着,一头又一头狰狞可怖的怪物,从漆黑窟窿里鱼跃而出。行动迅速敏捷,就像是突然炸窝的蚱蜢一样。

每一头怪物,主体皆是腐烂不堪的骨架,似人非人,像是拼凑。

然后骨架上,叠满了各种黑涎、红血、白膜,以及大量说不出名字的残骸碎块,皮毛羽枝皆有,又凌乱又诡异。

只是眨眼片刻。

整个后院腥臭气息密布,肆虐弥漫!

十几二十头怪物疯涌而出!

“精魈??”

陈浮生的头皮一阵阵发麻。

这是他第二次见到精魈,姜有财家的第一次,见的只是残缺品,并非实体。

此刻眼前,全都是活生生的成熟实体!

而且是地理气机所化,天生地养的“原始种”!

精魈,似妖非妖,似鬼非鬼,同时具备妖鬼的共同特点,极其难缠。

世间精魈,许多是出自蛊门的秘法养育。

养成而成熟的精魈秘物,虽然也是强横难挡,但毕竟受人操控,灵智不高,动迹可循。

但是“原始种”,世间稀少。除非是深山大泽,千年幽闭的所在,才会诞生。

普通成熟的精魈秘物,已经可以化雾幻烟,无处不入,周身上下每分每寸皆是杀人利器。

更遑论“原始种”精魈,堪称飞天遁地,身若精刚铜铁,难以摧毁。而且全身是毒,沾上非死即伤,恐怖莫测!

若是以实力比之,二境法第的修行者,仓促之间毫无准备,面对一头原始精魈也要狼狈不堪,更有殒命落败的危险。

何况眼前不止一头!

而是十几二十头原始精魈!

“杀!”

“拼全力!”

陈浮生顾不得多想,对哮天犬大吼一声。

顷刻,他全身所有法力涓滴不存,疯狂涌动。

弗嗡~~

“太乙天象”初代符箓祭出!

巨大猛烈的震颤声音骤然响起。

平地生雷。

洒落的黄符纸,瞬间化为无数碎末。

随着巨大宛若雷鸣的声音。

陈浮生和哮天犬身边十数步范围内,蓦然狂风大作,雾涌如雨,地底升腾起无数层层叠叠的漩涡。

漩涡如龙卷般疯狂而起,瞬间取代了之前的青旋风阵。

疯狂奔袭而来的十几二十头原始精魈,立刻便被团团围困其中。

若再迟疑刹那,陈浮生和哮天犬就要面对这群恐怖精魈,相当于被一群法第境界的修行者围攻。

哮天犬瞬间也是反应过来,昂头一声咆哮。

冥骸身体急剧膨胀。

它就像吞下了一头蛮牛的畸形人,迅猛变得身高二丈,上躯筋骨虬结贲张。全身肌肤浮动赤铜般的光泽,如铁似刚。

陈浮生迅快一抖“浮屠母锁”,一片养龙药入口吞下。

当此时刻,不能有丝毫犹豫!

务必要尽全力,将这群“原始种”精魈诛灭!

如若这十几二十头原始精魈脱困而出,不仅对陈浮生是巨大的危险,对整个宝骑镇来说,亦是覆灭之灾!

嗤!

嗤!

嗤!

陈浮生再次法力全开,扣动幡杆上的符箓纹路。

“太白金箓”连出,瞬间仿佛六片晶光耀眼的弯月刃,以锋锐无匹之势,闪电般切向被禁锢围困的原始精魈。

六箓齐发,虽说不是初代符箓,但已是陈浮生目前最大的能力,所有法力又再荡然无存。

噗噗噗噗噗噗......

令人牙酸的密集暴响声,接连响起。

六颗原始精魈的头颅被“太白金箓”切断!

漆黑如喷焰的精魈黑气,冲天而起。

“太乙天象”初代符箓不愧是上古绝术,堪称飞天遁地极其缠缠的原始精魈,被禁锢其中,就像木头,居然挡不住“太白金箓”的切割。

但是“原始种”精魈,不仅要斩首,还要戳心!

否则仍是杀不死。

陈浮生早已经飞快又吞一片养龙药,在符箓飞切的同时,已经奋勇无前地冲锋而上。

一剑!

出手!

雷霆乍现,龙形煊赫咆哮大作,凌厉凶煞暴涨!

与此同时,剑刃上几抹淡淡的火焰印记,亦是微微闪烁。但却并未全势大发,而是泛动炙热,加剧锋锐。

锵,锵,锵,锵,锵,锵......

每一剑,都像斩在精刚铜铁之上。

但每一剑又是削金断刚,无往不利,无坚不摧!

陈浮生势如疯虎,剑出如龙。

他在“太乙天象”的遮挡下,如入无人之境。

被切断头颅的原始精魈,一头接一头的胸前被洞穿而过。

伴随着雷霆电丝暴裂,以及真火炙热的锋锐,原始精魈再强横亦是难挡。

不过呼吸片刻,六头“原始种”精魈被斩首戳心,毙命倒地。

陈浮生拼尽全力,在精气神全都耗尽的时刻,有惊无险地从“太乙天象”阵图中撤退而出。

虽说是被禁锢如同木头,但原始精魈也会反击。稍微被其抓伤或碰到,便有剧毒漫延的危险。

陈浮生再次吞下一片养龙药,稍微喘息一瞬,又要拼命全开法力,抢在“太乙天象”溃散之前多杀几个原始精魈。

如此危局,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亦是不能犹豫!

蓦然!

毙命倒地的六头原始精魈,全都四分五裂溃灭成碎屑。

紧接着,所有碎屑都像洒在水面的石子,又全都沉没入地底下。眨眼瞬间,点滴不存。

陈浮生还未回过神来。

突然就感觉自地底深处,有六股精纯至极,令人心颤,透露出草木花香之气,如水如雾,又如春风拂面的激烈气机。

瞬间冲刺而出!

仅仅只是惊鸿一瞥之间。

陈浮生的右手掌心,霎那冰冷刺骨,又霎那温暖滚烫。

六股无形无质,仅有感应的气机,入掌而来。

咚!

咚!

咚!

冥冥之中,不知何处,不知何在,隐约有震天般的战鼓之声隆隆响起。

令人气血震荡,心潮澎湃!

铛!

铛!

铛!

又是不知何处,不知何在,冥冥中有玉磬清音悠扬,飘缈若仙音。

闻者神清气朗,耳目清明,犹如清风妙影拂身而过。

恍惚之间。

弹指刹那。

在陈浮生的身后,一根接一根虚幻的参天巨柱,犹如从地底涌现。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形成一个广阔如祭祀大厅的幻影。

与此同时。

七色九彩斑澜璀璨,分布九壁,造型奇特,有兵戈纷争喧天之气势,又有雨雾竹海清宁仙境之景,诸多妙象凝结而成的宏伟祭坛。

展现于陈浮生的身后,悬于庙观之上。

此时此刻。

陈浮生体内还未完全恢复的法力,瞬间暴涨!

不仅是全数复原,而且在原有基础上,又再翻倍!

以他此刻拥有的法力,无须养龙药的支撑,他足以在全盛状态,连发两道初代符箓,犹有余力。

陈浮生惊喜得无以复加,不禁有仰天长啸的壮怀激情!

......

......

宝骑镇,东街。

李元璧一身洁白道袍,气质丰神胜玉,现身于一个破落荒败的瓦屋之中。

噗~~

一团黑影,在他的前方不远端挣扎。

但随即就像泡沫般破灭,化为乌有。

李元璧缓缓收手,喃喃低语:

“这是第十九个阴魂鬼怪,虽然不值一哂,但我的进展已经遥遥领先。”

他抬起白皙光洁的手掌,静静观看。

可见掌心祭坛边缘,有一根如丝般的脉络,开始凝结,即将漫延开去。

突然!

李元璧如遭雷击!

他的掌心剧烈颤动。

与此同时,在掌心祭坛虚影的南侧,骤然浮现另一个同样的祭坛虚影。

但这个崭新出现的祭坛,更清晰,更玄妙,流光溢彩。

并且新祭坛的边缘,已经延伸出一道浅红的光线,狰狞嚣张地向前蜿蜒,仿佛要冲出掌心范围。

“不可能!!”

李元璧的脸色瞬间剧变。

他再也无法保持冰山般冷傲,脸上全是愤怒,迅猛抬头,望向南面的长空,目光中尽皆是不可置信的惊诧。

“宝骑镇怎么可能有另一个道门祭坛??”

“到底是谁??”

......

......

宝骑镇,北街。

宋重阳手拄“送棺”重剑,大大咧咧地坐在一块岩石上,抄起腰间的血红小葫芦,咕噜噜灌了一口酒。

此刻在他的前方,一丛枯树老林地面,趴着一只似狼似虎的怪物,鲜血淋漓,已经毙命。

宋重阳抬起手掌,瞧了瞧掌心,嘿嘿笑道:

“什么恁娘的天骄,老子马上就要超过你了!”

在他掌心祭坛边缘,一丝脉络即将开始凝结。

突然!

宋重阳噗的喷出一口酒水,大惊失色地盯着掌心。

此刻在他自己的祭坛虚影之外,南侧方位,赫然又有一个崭新的祭坛浮现。

这个崭新祭坛,比他的更清晰,更玄妙,流光溢彩。

新祭坛边缘,已经延伸出一道浅红的光线,狰狞嚣张地向前蜿蜒,仿佛要冲出掌心范围。

“恁娘的!!这是怎么回事??”

宋重阳陡然长身而起,目中如噬人般愤怒震惊。

“宝骑镇怎么可能还有一个兵家的祭坛??”

......

......

宝骑镇,西街。

漫天雪花飘落,寒气凛冽的几座茅屋前。

姬雉仍是一身棉袄棉裤,身影如支离破碎般,逐渐从飞雪飘浮中显身出来。

而在她的前方,地面上已经死了两只奇型怪状的妖物。

“中了我猎家的陷阱,从来没有活路可言。”

姬雉喃喃低语,发出快乐如稚童般笑声。

突然!

她的笑声戛然而止,仿佛感应到什么,瞬间抬手。

此刻,在她的掌心中,自己的祭坛之外,南侧方位,又有一个崭新的祭坛浮现。

新祭坛更清晰,更玄妙。已经延伸出一道浅红的光线,狰狞嚣张地向前蜿蜒,仿佛要冲出掌心范围。

“这??”

姬雉脸色阴沉,震惊得无以复加。

“怎么回事?谁在南街争夺气运?”

“不像嫦门、不像兵家、又不像道门!到底是谁??”

......

进入第三轮试水PK,能不能晋级??跪求收藏、跪求推荐票。急需帮助,急需你的支持!稳定更新回报!谢谢!!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