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超凡身份牌 > 第二百五十章 月桂树
听书 - 超凡身份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五十章 月桂树

超凡身份牌 | 作者:凉温开| 2021-02-23 20:5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啪嗒。”

清脆中带着一丝挑逗的脚步声从微光辐射的洞口传来,偏过嶙峋的石壁,传入幽深不见人的深穴之中。

动人的光影在前后交错的留白中风情万种,韵律有致的声响如同水纹扩散。

妖冶的影子折在黯淡的石壁上,如同沙漏,腰如立椎。

黑色的轮廓,却露出了浓妆艳抹的华丽光影。

洞窟中,沉寂的空气微微荡漾,一双明亮的眼睛划破黑暗,直视深渊。

动人的浮影贴上紫色的身躯,光暗重合的界线上,黑色的弯角邪恶而美丽,深邃的五官遥远而迷幻,光线侵透晶莹的肌肤,晕出七彩的轮廓。

漫长的白色身躯飘浮在空中,扭结的蛇尾拍打着空气,饱满的红唇中,猩红的舌头轻轻嗅着猎物的气味。

“呼~呼呼~”急促的鼻音混杂着喘气的音色,荒唐而又可悲。

[他]的眼睛在黑暗中上浮了几分,也变大了几分,似乎是因为抬起了头。

雄性的侵略目光。

就像见到美好而危险的某种事物一般,想挣扎却又无力的自惭形愧。

沉闷的滴落声打破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的韵律。

包裹着双脚的水晶鞋停在了面前。

[他]面前的蛇尾如同幻梦般破碎。

“日安。”美丽的身影做着规矩而又浮夸的少女感,“尊敬的,愚蠢的[橄榄树]阁下。”

随着话音的落下,一道苍白的火焰从背后突兀而惊悚地蹿出,透明的火芯中,无声的怨灵背对着跪锁在地上的瘦弱身体嘶吼着。

白色微光由近及远,点亮了黑暗阴森的洞窟,却也漫上了一层阴诡森然的鬼域气息。

跪在地上的男人,双腿没入黑暗,如同无状的液体一般,演化出一道道延伸至火焰之中的黑色[灯芯]。

随着火焰的燃烧,[他]的双腿变得越发黯淡。

“节俭是一种美德。”完美的脸庞迷醉的看着[他]的脸,黑色的弯角下,紫色的魔纹蔓延,穿过脸庞,脖子,滑入禁忌的深渊。

她欣赏这个种族的忍耐力,更欣赏作为其中佼佼者的[他]。

“带来光明的同时,也带来了痛苦。”高挑的长腿划过淤泥一般的黑影,让[他]的颤动更加细腻而生动。

这是因挣扎而充满信念的希望。

“黑暗和痛苦之间,你选择了前者呢。”淡淡的戏谑带着掌控一切的漠然与讽刺,“男人的身体怎么样?”

“……”火焰中,无声的怨灵朝着美丽动人的身影歇斯底里。

深红的魔力微微燃烧,白色的长蛇从虚空降临,宽厚而美丽的鳞片挂在优雅的身躯上,滑上她白皙的肌肤。

玉白的蛇首撑起慵懒的女人,苍白的竖瞳中,冥界的门户洞开。

无形的锁链从白蛇的双眼中纠缠飞舞,延伸进火焰深处,哀嚎的怨灵拼命抗拒着。

跪着的身影中,本能的炽热目光迅速衰退,惊恐,怨恨,愤怒,羞辱的目光占据着这具孱弱的躯体。

“欲蛇。”冰冷的声音拼命压抑着自己的负面情绪,[他]的身体中,每一秒都在流失着大量的灵机。

被称作[欲蛇]的女人投下了高贵的目光。

“被你猜到了。”她看着[他]仰望的头颅,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不愧是成长过一次的种子。”

[月桂树]看着[欲蛇],红肿的眼眶填满了痛苦和恨意的情绪,却又被理智中和:“告诉我,[橡树]能不能杀了你!”

跃动的光影瞬间静止,扑朔的暗影和火焰交错在她瑰丽美艳的面容上,打出令人心惊的阴影。

沉默中,低沉的笑声伴随着身体的抖动,仿佛压抑许久的痛苦在最欢愉的时刻一同绽放。

猖狂而又克制的歇斯底里。

[月桂树]的身体咬破了自己的嘴唇,拼命合上裂开的牙床。

“所以……一定是……能,对吧。”匍匐在猎人陷阱之中的猎物如同看到了猎人身后的危险,在生命最后一刻迎来了最后的愉悦。

“那么,你一定也不会抗拒作为一头母猪,被放养在……”冰冷的语气中,凛冽的杀气纵横。

笑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沉默。

[月桂树]看向了那具高高在上的完美身体,无论看多少次,都充满了欲望与冲动。

“我的[身体]还不错吧。”[他]平静而又悲哀。

“这是我的[相],我说过,只要你愿意,我随时可以让你回归到一个女人该有的体面。”

“[橡树]强到让你这么迫不及待吗?”低哑的声音中,少了一丝颤抖。

摇动的火焰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橘红,蔓延的影子也渐渐朝着跪着的身体之下汇聚。

微风从洞窟外拐进,绕过石壁,摇起灰尘。

她撑住自己完美无瑕的侧脸,露出迷恋和回忆的神色:“这么明显吗。”

[月桂树]沉默着,身后黯淡的火焰微微摇曳,似乎在嘲笑着。

[他]的身上布满了伤痕,洞穿,切割,刮擦,烙印……只要是痛苦的,都能从他身上找到对应的痕迹。

[苦痛修士]

一个隶属于教会的高阶序列,只有红衣序列才能拥有继承的资格,这个序列的传奇属于[痛苦之母]。

正如[欧雅]所说,在[他]选择了黑暗之时,就已经确定了自己的选择。

[橡树],还是[欲蛇]。

……

“阿嚏!”坐在城墙上的李斯特突然身体颤动,从躺椅上坐了起来,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周围正在讨论什么的众人将目光投了过来。

摸了摸鼻子,李斯特起身打了个哈欠。

无聊且漫长的一天。

因为坚持专业对口且对画施工图有一种莫名的信念,尤利娅在思考过后还是决定将“防御工事规划”的任务交给了李斯特负责。

在过去的两天筹备时间里,李斯特利用通灵视界和身份牌对这个世界的超凡材料进行了深度的解析,在此基础上,制造出了一批适合普通人操作,增加超凡者工作效率的器械。

高阶的超凡者负责清理道路上的魔物和运输物资,低阶超凡者的建筑速度如果跟不上,就会拖慢整体效率。

李斯特研发的这些吊车,起重机等魔法器械在最开始引起了一通暗讽,但是在几天的实际操之后……

“施工图?哦,你是说吊车的结构图和制作工艺?我之前就画完给你们了呀,什么,不见了?那关我什么事,别挡路,我饿了,要吃饭。”

李斯特推开今天第七位拦路的其他区代表,走向飘来饭菜香味的店铺。

结构图他当然上交了,至于尤利娅想用它们交换什么,他就不想管了。

只是事情往往总会出人意料,在距离饭菜紧紧一街之隔的路边,蕾雅高挑有致的身影站在阳光之下。

熠熠生辉。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