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宝卷 > 第三百四十三章 灵翠峰上道秘闻
听书 - 长生宝卷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三百四十三章 灵翠峰上道秘闻

长生宝卷 | 作者:中土青牛| 2020-06-29 03:03 | TXT下载 | ZIP下载

    林照见宗门长辈如同凡俗老人,相互拌嘴调侃,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温馨的感觉。

    修士再是神通广大,本质依旧是人,道行高深者虽然能活数千上万年。

    但是只要未曾突破至长生之境,终究难逃生老病死、天人五衰的藩篱,故而一样存在七情六欲。

    且修仙问道,本质上是照见大道、修行大道、得证大道的过程。

    不是将自己化为顽石,而是要脱离七情六欲的摆布,让自身神魂真性独立而不改,圆明而清澈,永恒而唯一。

    神霄宗是每个神霄弟子的家园,而像德崇、德讷这样的真仙,便是这个家园的定海神针。

    林照身处其中,从来都心怀感恩之心,对于宗门长辈尊敬异常。

    “你这小家伙,真是福缘深厚,这件法宝应该是正在朝着灵宝方向蜕变罢?”

    德崇真仙固然修为高深,但是此时看到“五行山”时,依旧有着一丝羡慕。

    “岂止是福缘深厚,师弟你仔细查看这枚法宝。

    这炼制手法似乎不像是此界所有啊,反而有几分上界的气象,而且圆融自然,暗合道境。

    真是......”

    说到这里,德讷真仙摇摇头,一副不知该如何形容的样子。

    林照心中一动,想说些什么,但又有些犹豫。

    “哈哈,你小子不要紧张,我和德讷师兄虽然没有灵宝,但是如这般级数的极品法宝,也是有几件的。”

    德崇真仙见了林照的反应,以为其担心自己的法宝,当下一边调侃,一边出言解释,让其安心。

    林照心中一叹,知晓自己必须要解释一番,否则让两位宗门大佬暗生芥蒂,却是不美。

    “两位师祖误会了。

    弟子并不担心这,实在是这件法宝来历有些奇异,中间涉及到一位大神通者。

    故而适才心中犹豫,不知是否该将其讲出。”

    林照一边言语,一边抬头仰望天空,一副心中难安,颇为担心的样子。

    德崇和德讷被林照的举动搞得有些迷惑。

    此地乃是神霄宗内部,有护宗大阵保护,身旁又有真仙坐镇。

    故而实在想不出,此界能有何方神圣,可以感知到这里的一举一动。

    看其如此忐忑,难道以为自己二人还护不得其周全不成?

    两人对望一眼,都是含笑摇头,暗笑这位小辈弟子到底是见识浅薄。

    几息过去,“灵翠崖”外白雪簌簌,寒风呼啸;崖间草木勃发,绿意盎然。

    并未有何异常发生。

    林照心中稍安,这才开始讲述五行山的来历,以及在风歌内海时的离奇遭遇。

    灵泉水此时已是烧开,正在八角壶当中冒着热气,灵气被紧紧锁定在壶中,没有丝毫散溢。

    德崇一边倾听林照的故事,一边开始冲茶,动作如春芽绽绿、白云出岫,贴合自然,暗蕴大道。

    缕缕茶香缓缓飘荡,若是闭上双目嗅之,脑海中定然会有雪山寂寂、明月高悬的景象出现。

    两位真仙对于林照的故事起初并不在意,直至林照讲述到欲将玄武内丹融入“五行山”,所发生的异变时,这才豁然动容。

    故事已然讲完,此刻反而论到两位真仙发呆。

    将德崇真仙冲好的“雪山明灵香”一口饮尽,林照闭上双目,缓缓感受其中的茶道和茶香。

    德讷真仙将拐杖立在身前,一手紧握,一手慢慢摩挲。

    油光可鉴的拐杖形成上百道细小弯曲,整体又显得通直,上面木纹清晰,一个个树疙瘩分布在杖身上,似是蕴含着无尽生机。

    若是不加注意,都以为是根普通木杖,直到此刻林照才发现拐身当中蕴含的枯荣之道,当真是生死造化尽数隐藏其中。

    这拐杖显然也是一件可怕之极的法宝。

    “原来如此,之前的天地异象竟然是这般引发。

    呵呵,倒是我等自高自大,有些不知天地广阔了!”

    随着德讷自嘲的话语,德崇亦是缓缓点头,脸上神情凝重之极。

    半晌过后,两位真仙恢复了平静,双目之中对于长生大道的向往亦是统统隐藏。

    “我辈修行之人,需得常怀敬畏之心,如此方可时时照见大道,感悟大道。

    你小子讲述的这个故事好啊!”

    德崇真仙一拍自己大腿,语有所指。

    德讷真仙双目仰望虚空,不知在想些什么。

    神霄宗“灵空崖”,有位中年道人脸上亦是露出恍然之色,随后又双眉紧锁,不知在想些什么。

    在其袖中,一个童音嘟嘟囔囔的道:

    “有什么了不起,一个还在孕育中的小家伙而已。

    本体材料都是些边角料,手法更是外行,也就那两个没见过世面的家伙当做宝贝!

    倒是炼制之人的道行绝对高深,也不知是上界何方大能藏身于此?”

    中年道人闻言,顿时被这番话语惹得发笑,遂出声解释道:

    “这里毕竟不比上界,那件法宝采用的材料已然是此界上乘之选。

    好在还有很大提升空间,未来可期。

    至于到底是何方大能,却是不必去理会。

    如今上界纷乱杂陈,局势难明,也不知会给这古昆界带来多少风雨!

    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罢了。”

    这话一出,童音亦是不再作声,石府再次陷入宛若永恒的沉寂。

    几息过去,德讷真仙看向林照,缓缓道:

    “你既然在海外有这番遭遇,如今想必也知晓了一年后‘化龙大会’的事情。

    但是其中的种种隐秘,以及跟我陆洲大宗的关系,你怕是依旧不知。”

    随着德讷娓娓道来,林照才明白两位真仙今日将自己摄来的真正意图。

    在德讷的言语中,除去潜龙海真龙族外,对于海外妖族并未太过看重。

    说起潜龙海真龙族,却又牵扯到更大隐秘,原本两位真仙不想对林照言明其中的来龙去脉。

    但是今日听了林照的遭遇后,又改变了主意。

    其中脉络看似凌乱,总结起来也颇为简单。

    便是这方世界的龙族,乃是上界四海龙族安置在无量世界中的“种子”。

    龙族天生强横,无论是肉身或者是神通,都是得天独厚。

    但是成长起来所花费的时间也颇长,且洪荒之中天地无垠,大能辈出,其中隐藏的竞争和风险亦是可怕之极。

    故而龙族便在无数万年前布局三千世界,投放龙子龙孙,让其慢慢生长。

    “三千世界”只是“大千世界、中千世界、小千世界”的合称,并非数量就仅仅是三千,而是无以计数。

    这些世界虽然元气能级远远比不上洪荒,但是以龙族的强悍,无论是在那方世界,都能成为一方霸主。

    便如同这古昆界,潜龙海真龙号令无尽海域的大妖,又有种种龙裔做马前卒,为其奔走,收割种种天材地宝。

    而这些龙裔一旦纯化血脉,就会彻底化龙,从内到外完全改变,彻底成为真龙的一员。

    如此以强悍血脉力量布局四方,当真是天赋异禀,其他种族都难以效仿。

    在古昆界中,海中龙族虽然跟各大陆洲的人族宗门没有产生直接争斗,但是暗中竞争却从来未曾停止过。

    故而每千年一度的化龙大会,便是双方暗中交锋的时刻。

    两位真仙将林照摄来,便是要让其代表神霄宗,跟真龙族年轻一辈的高手比个高低,以此暗中确定一些利益划分。

    听完两位长辈的介绍,林照恍然大悟。

    “这一年当中,你就莫要再四处搞事了,回头我将你家‘小媳妇儿’从东凰别院调来,免得你们两地相思,难以心安!”

    德崇真仙面带笑意,德讷真仙随后又补了一刀。

    “嗯,让复常那小子再给他们搞一个双修洞府。

    这老小子当真是修行傻了,不懂丝毫的人情世故,凡俗新婚夫妇还需一间新房呢!”

    德崇闻言大笑道:“是极,是极,还是师兄老而弥坚,想的体贴周到!

    哈哈哈......”

    洪亮的笑声响彻整个“灵翠峰”。

    林照面带无奈,心中却在思忖。

    这两位宗门长者到底是纯阳真人,还是经验丰富的......老司机呢?

    随后又说到凰暄,林照着重讲述了自己当时跟战老的对话,并请示两位宗门大佬,有无可能将凰暄拉入神霄宗的客卿行列。

    此事太过重大,原本以林照的地位,不应该如此放肆。

    只是此事一旦操作成功,将会极大改变东部凰洲的格局。

    故而林照硬着头皮,多问了一句。

    两位真仙闻言一时陷入沉默,最后德崇真仙神情古怪,双目之中满是笑意,调侃道:

    “你小子倒是异想天开的紧!

    你大概还不知晓,凰暄即将完成第一次蜕变,届时将会自然而然成为‘地妖’。

    而且凰暄有着精纯的凤凰血脉,一旦蜕变完成,立马就是最顶级的‘地妖’。

    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不等林照回到,德崇继续道:

    “这代表其将会觉醒新的天赋神通,而且是最顶级的天赋神通。

    这代表以后在古昆界,凰暄将有可能成为纵横无敌的大人物!”

    说到最后,德崇忍不住摇头苦笑起来。

    真要到那个时候,别说人家来神霄宗当客卿,怕是以神霄宗的强横,都要对其礼让三先。

    林照闻言只觉满脸发烫,臊的恨不能立刻打个洞钻进去。

    随后脑海里面浮现出几个字:

    “五色神光”!

    德讷见状,给林照打了个圆场。

    “师弟,你还是这般耿直。

    看把孩子吓得,以后见了凰暄,还如何跟人家交往!”

    “......”林照。

    林照见事情已然交代清楚,又觉得实在难以在这里待下去,便起身告辞。

    却听德讷真仙忽然幽幽的说道:

    “小子,你虽然是成丹其修为,但是在年轻一辈当中,实力已然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以后你要多些自信,出门在外不妨直面示人。

    须知你未来是要成为我神霄宗的旗帜人物。

    故而遇事放手施为便是,莫要担心为我神霄宗召来灾祸。

    只要我们这些老家伙还在,这古昆界的浪头它翻不上天!”

    林照闻言心中明澈,朝着两位长辈躬身稽首,大礼参拜,随后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须臾间没入漫天风雪当中。

    德崇看着林照离去的背影,重新洗杯换茶,一边轻声道:

    “这小子表面看起来行事莽撞,实则谨慎得有些过头。

    长久下去并非好事。

    咱们神霄宗弟子,就是要有雷霆堂皇的霸气,如此方能悟透雷霆真意。”

    德讷缓缓颔首。

    “但愿其早些明白,时间却是不等人哪!”

    林照双手背负,蹈虚而行,鹤氅飘飘,说不尽的道者风流。

    倾听自然,只闻寒风啸啸,雪花簌簌。

    环视天宇,但见白雪漫卷。

    遮掩了天地黑白,覆盖了生灵万物。

    只余群峰屹立,似是表达着大道艰难,需得沉浸其中,直面一切。

    两位真仙办事果然雷厉风行。

    林照刚回到“忘忧峰”洞府不过一个多时辰,正跟黑冥童子叙话,了解宗门这些年的变化。

    忽听洞府外敲门声响起,黑冥童子前去打开洞门,将一位年迈修士迎了进来。

    “执事司太裕,拜见和照真人!”

    林照见对方虽然一身执事弟子的打扮,但依然立刻起身,大袖拂动,一股柔和之力将对方扶起。

    来人仅仅是玉液期修为,又是执事弟子,对林照行礼倒也说得过去。

    但是对方辈分毕竟长了林照一辈,林照人情练达,不欲落人口实,以免引得同门说其“恃才傲物,为人不懂礼数”。

    故而立刻回礼道:“太裕师叔客气了,晚辈和照拜见师叔,还请上座!”

    黑冥童子经过鸾儿的调教,已然懂得基本礼数,随后奉上灵茶。

    太普笑眯眯的环视洞府一圈,正欲开口说话,却见林照手掌轻摆道:

    “不急,不急。

    外间风雪交加,师叔若无急事,先喝口灵茶暖暖身子。”

    两人慢慢闲谈,说些宗门日常,太普才道明来意。

    林照闻言不仅暗自苦笑,这两个老家伙还真是说到做到。

    只是事已至此,林照也只能笑纳长者美意。

    一个时辰后,林照跟黑冥童子站在三十六天罡峰的“月湖峰”上空,在风雪当中俯视下方。

    只见三峰联袂而立,中间山峰最高,边上两座山峰拱立两侧,大致呈“品”字形。

    山峰前方有个月牙形的大湖,怀抱着三座灵峰。

    中央山峰从前往后,层层拔高。

    此时虽然隆冬飞雪,但是整个月湖峰却为大阵笼罩,里面灵木叠翠,奇花异草招展,犹如洞天福地般云气缭绕。

    林照长叹一口气,目光悠远,似是要穿透茫茫风雪,堪破天宇之后的真相!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